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あんスタ/千泉]全力少年

.前略,只想寫個全力奔跑的告白

.少女漫畫

.標題來自一首歌


他騎上電單車,向著那個他將要離這島國遠去的方向前行。

私家車也要一小時車程的距離,烈日當空之下縱迎風而騎一路上也不免流汗,電單車唯一的優勢就只有塞車時還有空間超車。

為甚麼要落得如此狼狽?因為被小看了?「看小泉平時對別人的事都諸多意見,結果自己的事卻在逃避,真不爭氣啊。」混蛋人妖,我只是明白捉得太緊珍視的東西反而會從手中漏走的道理罷了。

可是你不是一直不管別人的閒言閒語嗎?大可不理會他朝自己的決定走不就好了?一星期後他就會回來了,到時再想甚麼藉口去見他就好了。很容易辦吧?畢...

[あんスタ/阿多晃]夏日的考驗

#消防員 #雪糕

朋友指定的TAG


「接下來是搜救狗狗的一幕!開麥拉——」


他們小隊在接報有被困小狗的位置後來到這個斜坡,在頂端游繩而下,然而四周草木叢生,搜索了一會仍未有發現。

「四周都是長得很高的雜草和凌亂的樹藤,視線很容易被擾亂。大神,我眼睛比較好,換我領前吧。」阿多尼斯說。

「噓!阿多尼斯!有聲音!」

除了草葉劃過的聲音,阿多尼斯聽不到任何奇怪的聲音。晃牙沒多加解釋,加快步伐往他的目標前進。

「汪嗚……汪嗚……」現在大家都聽到了,叢林裡有把微弱的哀鳴。

晃牙小心翼翼地撥開樹枝查找小狗的確實位置,一邊拿電筒照一邊低問:「...

[あんスタ/千泉]Tiny Box#3

#2的回應


——瀨名君喜歡的類型是?

努力的人吧。


「老師,佐賀美老師在嗎?」泉推開保健室門,應該出現的老師只留下一些啤酒罐,不應該出現的人卻在面前。

「喲!瀨名!真巧啊,你也來找佐賀美老師嗎?他去開會了。你哪裡不舒服嗎?先坐下來吧。」泉的同班同學千秋高興地向他招手,另一隻手拍拍旁邊的椅子,彷彿他們去看甚麼現場要爭位子。

「老師不在就算了,反正不是甚麼大事。我回去了。」一想到接下來的時間——哪怕只是數分鐘——要和千秋單獨共處一室,千秋的大嗓門在偌大的保健室回響,泉的頭都要發疼了。正如他所說,他沒有特別不舒服,來保健室只是從接二連三的志願工作中偷一點閒而已。...

[あんスタ/千泉]Tiny Box#2

泉在翻閱一本偶像雜誌,那股氣勢看起來並不是在享受。

「咦這期以流星隊作主打啊,瀨親不是一向不看偶像雜誌的嗎?真新鮮啊。」薰好奇。

「哼!要不是守澤強行把我的遊君匙扣和這個交換我才不會看!別跟我說話!我要快點看完它然後把遊君從惡鬼手上救回來!等我啊遊君!!」

訪談其中一段是女孩子鍾愛的戀愛話題,想當然矣,能拿上枱面的戀愛經歷都只能是還未成為偶像前的Puppy Love。

流星隊的孩子都沒有戀愛經驗,只有翠談到因為身高他好像挺受歡迎,但跟他談過話後就幻滅了。

粉絲服務這樣子沒問題嗎流星隊,泉心想。

隊長殿後。從平時有意無意否定轉校生當女朋友的可能的論調來看,千秋的答案與服務的距離可想而...

[あんスタ/千泉] Rêverie


.看圖作文

.偶然打PVP看到這麼相配又存在著各種訊息量的結果的衍生

.試著玩一下說書人視角(?

.要是能看出隱藏甜餅會很高興…或許只是我覺得的甜餅(X

.有點泉→真,雖然我沒有CP的意思…還是防個雷吧


屹立在都心的夢之咲學院歷史悠久,輝煌的歷史除了吸引許許多多抱有夢想的少年進校,也衍生不少不思議傳說,譬如有人看過操場最古老的櫻花樹下百鬼夜行,二樓最後一格廁所每晚八時都會傳出夢想破滅而自殺的學生的哭聲,晚上無人的音樂室有頑皮的小妖在鋼琴上蹦跳,學校的前身是亂葬崗,諸如此類。

少年的想像力雖往往與事實相差十萬八千里,但又不失可愛,令人百看不厭。不...

[あんスタ/千泉]哭泣貓救濟會

.沒有交往

.有點嬌情

.路人女有

.都是老梗

.後半意味不明

以上都OK的話……?


周六早上八時五十五分。守澤千秋看一看錶,顯示他已到達這個車站近十分鐘。

奉行早睡早起主義的他,在休息日也會稍微偷懶一下,除了接獲工作的日子,一般這個時候他才剛睡醒準備刷牙,而不是已經在一個車站指示牌下打了三個呵欠。

每一個班次到來就是他提神的時刻,他從一班步伐快而一致、面無表情的人群中尋找目標,然而換了幾批人依然沒有收獲。

已經過了約定時間準點,對方仍未出現,千秋開始猜測他的朋友是否被壞蛋抓走。雖...

[あんスタ/千泉]TOP SECRET

.一個只是為了讓千秋戴腳繩的腦洞,不過最後好像不重要了

.千泉令人焦急的地下情(?

.DT秋和JK泉(X)

.感謝流星隊友情出演


英雄演出結束,目送觀眾席上的大人和小朋友都歡天喜地的離開,流星隊的大家也終於可以安心脫下一身悶熱的戰隊制服。

「不能這麼說啊!大將幫我們加了通風位,根本一~點都不會熱!」鐵虎第一個跳出來為衣服辯護。

「可是鐵虎君也流了不少汗是也。在下有手帕,可借你一用是也~♪」

額上的汗水流到眼裡去,鐵虎無法否認忍的話,一邊含淚接受同伴的好意,一邊哀號自己對不起大將。

鐵虎釀起的小騷動換來翠難得凌厲的眼...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