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あんスタ/阿多晃]夏日的考驗

#消防員 #雪糕

朋友指定的TAG

 


 

「接下來是搜救狗狗的一幕!開麥拉——」

 

他們小隊在接報有被困小狗的位置後來到這個斜坡,在頂端游繩而下,然而四周草木叢生,搜索了一會仍未有發現。

「四周都是長得很高的雜草和凌亂的樹藤,視線很容易被擾亂。大神,我眼睛比較好,換我領前吧。」阿多尼斯說。

「噓!阿多尼斯!有聲音!」

除了草葉劃過的聲音,阿多尼斯聽不到任何奇怪的聲音。晃牙沒多加解釋,加快步伐往他的目標前進。

「汪嗚……汪嗚……」現在大家都聽到了,叢林裡有把微弱的哀鳴。

晃牙小心翼翼地撥開樹枝查找小狗的確實位置,一邊拿電筒照一邊低問:「小狗,在這裡嗎?」

樹藤網後的黑洞裡有一雙細而圓的東西在放光,倏地,裡面的東西大聲發出兩下吠叫,把人都嚇了一跳。

「小狗,不用害怕,我們是來救你的♪」晃牙轉頭跟阿多尼斯說:「確認目標位置。阿多尼斯,準備電鋸。」

「小狗,待會我們會把樹枝鋸斷,纏住你的樹藤就會鬆開了,忍一忍♪」小狗好像聽懂晃牙的安慰停止叫吠,可是一聽到電鋸聲神經又立即繃緊起來,亂吠亂竄,纏住身上的樹藤好像纏得更緊了。

『大神的狗太弱了。』阿多尼斯想。儘管他知道這只是演戲,但每次演到這一幕仍禁不住想,拍攝完之後要叫大神給小狗多吃點肉。阿多尼斯關掉電鋸,此時晃牙給小狗一些蒟蒻,又是哄又是餵,小狗的戒心才降低一點。阿多尼斯冷靜地說:「大神,我找到能一次鋸斷樹枝的位置。你繼續分散小狗的注意力,適當時候給我提示。我隨時準備好了。」

劇本設定的十分鐘後,小狗已經可以對大神放寬心了(嘛,牠本來就大神的狗。),晃牙向阿多尼斯使眼色,阿多尼斯早已爬到適當位置待機,隨即開動電鋸把樹枝鋸斷,晃牙則從後抱著受驚的小狗,小心地幫牠解開身上的藤枝。經過一番努力,小狗終於重獲自由。

小狗重獲自由的第一件事就是撲向晃牙懷裡。原先的劇本應該是讓小狗回到自己的歸處的,不過看來晃牙對他自家的LEON的訓練沒包括演技,被困了大半天最後真情流露了。不過今次拍攝這個消防員特輯的目的就是增加大眾對消防員工作的認識和提高投考率,這種結局亦未嘗不可。

 

今天的戲份拍攝結束,導演給大家送上慰問品。天氣炎熱加上在郊外,雪糕真是最佳的消暑良品。晃牙在校內也總是擅自取走轉校生的東西當慰問品,經歷了這麼艱辛的拍攝他卻只是脫下戲服上衣坐在樹下和LEON互相倚偎乘涼,實屬罕見。

「大神,這是你的。」阿多尼斯把左手的那支桃紅色的甜筒遞給晃牙。

晃牙看到顏色就不喜歡了,龀牙咧嘴的嚷道:「本大爺跟這種顏色完全不搭調!換你那支來!」

「我的已經吃過一口了。」

「一口!唉,本大爺也不跟你計較,拿來。」

阿多尼斯是保護弱小主義,同時也覺得不應縱容弱小,他站著並拒絕晃牙的無理要求。他不會跟晃牙打架,但亦紮好馬步以防晃牙衝上來搶。

「算了,紅色就紅色,本大爺也渴了,今次就不跟你計較。」晃牙轉而跟LEON說:「今天你也困得久了,去跟他們要點慰問品吧。」

「大神,你的腳受傷了?」阿多尼斯皺了下眉,回想起在草叢搜索的時候,晃牙曾經因為摔了一跤NG過,「是在草叢的時候嗎?」

「切,給你看出來了。」晃牙別過臉,「我想是游繩跳下來時用錯力吧。休息一下就沒事了。喂,已經拍畢了,別多事啊。」

大神在最開始的時候就扭到了,很弱;但直到拍攝結束也沒被人發現,很強。

阿多尼斯默默坐到晃牙旁邊,把晃牙想吃的香草味甜筒遞給他。可是雪糕吃過溶得比較快,晃牙的消防戲服先吃了,一滴、兩滴——

「阿多尼斯混蛋!本大爺都說要另一支了!」晃牙一把搶過阿多尼斯左手的甜筒,急不及待大吃幾口,嘴邊沾上一圈桃紅。另一邊廂,眼睛在坐席四周張望,終於落在阿多尼斯的屁股下,他把手揚了揚,「讓開!」隨即拔起幾根長草就往褲襠抹。

晃牙P字型屈曲的腿再往外屈曲一點,撐起褲襠摺皺的部份,又是使勁又是輕柔的反復擦拭,那些突兀的白終於完完全全不留痕跡消失了。

晃牙滿意地舔舔嘴角,暢快地大快朵頤。

阿多尼斯一直希望變強就能保護弱小,晃牙是其中一個,然而這件事裡的晃牙卻超越了想像的強大,但其他時候的晃牙也已經脫離弱小了嗎?

阿多尼斯有種從未有過的心情,心臟有點發酸。這種不肯定的講法就像返回初學日語的時期。他觀察著晃牙的同時一直在吃雪糕,然而味蕾觸及的甜味不足以傳遍全身。奇怪,哪裡不妥了?

「阿多尼斯,幹嘛對著雪糕發呆?」

「它好像沒有味道了……」

「讓本大爺嚐嚐~♪」晃牙連甜筒咬下,發出清脆的聲音,留下淺淺一圈桃紅,在雪白的綿軟上特別惹眼。「很好吃啊?吃完紅莓味的吃香草味還特別甜!啊?不要露出一副被搶東西委屈的樣子好吧?想要的話說一聲本大爺也可以分你一點喔?」

「不要了,我不喜歡吃酸。」阿多尼斯封住晃牙咬破的缺口,紅莓的味道和香草混合,酸酸甜甜的,他不怎喜歡,不過卻和胸口感受到的東西一致了。

不久,LEON精神飽滿地回來了,晃牙爽快地吃下剩餘的雪糕,緩緩站起來,鬆鬆腿,似乎沒大礙,領著LEON回大家身邊去。阿多尼斯也跟隨在後。

其他人都笑著跟晃牙聊天,依然沒人察覺有異。

或許大神真的只是扭到一下而已,也或許大神還在逞強。此後每看著大吼小叫的晃牙,阿多尼斯就不期然想起紅莓香草雪糕的味道。他已經不抗拒這種感覺了。他想,待日語說得更好的時候,就會知道怎樣表達這種心情了吧。

 


评论
热度(17)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