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あんスタ/千泉]短打#3

#2的回應


——瀨名君喜歡的類型是?

努力的人吧。




「老師,佐賀美老師在嗎?」泉推開保健室門,應該出現的老師只留下一些啤酒罐,不應該出現的人卻在面前。

「喲!瀨名!真巧啊,你也來找佐賀美老師嗎?他去開會了。你哪裡不舒服嗎?先坐下來吧。」泉的同班同學千秋高興地向他招手,另一隻手拍拍旁邊的椅子,彷彿他們去看甚麼現場要爭位子。

「老師不在就算了,反正不是甚麼大事。我回去了。」一想到接下來的時間——哪怕只是數分鐘——要和千秋單獨共處一室,千秋的大嗓門在偌大的保健室回響,泉的頭都要發疼了。正如他所說,他沒有特別不舒服,來保健室只是從接二連三的志願工作中偷一點閒而已。

「瀨名,你不是沒事跑來保健室那麼無聊的人吧?受傷了要好好包紮!不然細菌感染就糟了!」千秋捉起泉遮掩的左手,食指側腹的一條新鮮的傷口顯然易見,「我來幫你消毒吧!我常常看佐賀美老師示範,一般的包紮步驟我都掌握好了!你先坐好!」

千秋熟門熟路拿出消毒工具,「這個會有點痛,忍住喔。」有別於平時的大嗓門,輕聲細語,手上的動作也盡量放柔,但是消毒酒精並沒如使用的人一樣懂留手,刺痛感使泉忍不住輕叫了一聲、手也縮了一下。

「輕力一點啊,守澤。」雖然知道不是千秋的錯,泉自然反應地保護自己的自尊。隨後千秋的道歉成功給泉挽回面子。

「Knights最近還有做志願工作嗎?月永都已經回來了吧。」

「哼,我是不想幹了,但聲譽回來後立即停止志願工作,誰都知道是甚麼回事吧?說不定反彈更大?我才不想白忙一場呢。」

「瀨名真努力啊!不過累的話記得要休息喔!好了!」小剪刀剪掉繃帶清脆的聲音宣告包紮完成。

千秋溫熱的手放開泉,泉看著包紮好的手指,完美無縫。本來泉只是來拿創可貼而已,水果刀誤成的傷口很淺,止血後不用特別護理也不會留下疤痕。現在被千秋這煞有介事一搞,回去得被那班傢伙問長問短了。

但是,泉沒半點討厭的感覺。

「吶,瀨名,佐賀美老師不在,保健記錄要我們自己填了。寫上名字、日期、時間、原因就可以了✰」千秋精神的聲音叫泉回過神來,泉遵從千秋的話填寫記錄,自己的名字上一欄正是「守澤千秋」。

對了,剛來的時候守澤正在換手肘的紗布吧?一上來就被他帶著跑讓我看起來很薄情似的,超~煩人。

「守澤你又受傷了?就算要給一年級當榜樣也太拼命了吧?你倒下了他們就群龍無首了。不過競爭對手少一個對我們有利無害,從這方面說我挺感謝的喔。」

「瀨名這麼關心我,我很開心哦✰放心吧,那只是早幾天當特攝替身時弄到而已,已經沒大礙了!不過剛才練習的動作似乎把傷口稍微扯開了,正好他們都累了,現在正是流星隊的休息時間✰」

被一個累了不懂休息的人說教,被一個受了更嚴重的傷的人幫忙,千秋渾身都是使泉煩燥的元素。「換新的紗布就行了吧?」泉憤而拿起剪好的紗布和繃帶,著千秋按住,像把一股無處宣洩的憤怒尋找缺口般,泉對準千秋的傷口大力地貼上膠帶。看到千秋努力忍住面容扭曲的樣子,泉的心情才稍微好起來。

「傷口完全好起來前多留意手的動作!真是的,拼命過頭出意外不是得不償失嗎?超~麻煩!」

「哈哈哈,只有這個我不會聽你!我只有這點接近我喜歡的人的要求。」

「不管誰只要一個勁努力就能得到認可,你覺得這世界有這麼便宜的事嗎?」泉一般不會把真心話說出來,但對象是個熱血笨蛋,為了對方的腦子好,他就作點好心提供一個小提示吧。

「你沒試過從相反的角度想一下嗎?千君♪」

评论(4)
热度(19)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