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あんスタ/千泉]短打#1

.說是1其實沒有2(。)或許下次周期千泉病發時會有(?

.今天只是星期一啊親(。

.沒交往的他們,沒時間的我(。

.第二學期前的某天

 

 

 

放學後,千秋少有地與桌子面貼面擁抱一團。其實就是伏在桌上不起來,不過是千秋還是說擁抱吧,聽起來火熱的心還沒死。

千秋算是薰班內的好友,趁組合練習和女孩子短訊聊天間的空檔他便陪他聊一下:「今天是星期五了,你幹嘛沒精打采?今星期的特攝片停播嗎?」

「羽風,這星期我就差瀨名沒抱到……」

「呃…他不是一有空就會去找那個…『遊君』嗎?別想太多了,真的真的。」火柴上的火苗弱小得讓人感覺可憐,薰稍為安慰一下千秋。他這方面的技巧很純熟,不過只限於女性,現在這情況他也有點失措。

「可是明星說他不覺得瀨名來他們班次數多了。」

瀨親一向也不喜歡悶熱,不給守親抱也完全不意外,薰想。不過看千秋那麼可憐還是姑且問問:「你做了甚麼事惹怒他吧?記得發生甚麼事後他就開始躲你了嗎?」

千秋終於抬起頭,「唔~~~上星期體育課後吧。那天球類比賽我們分組不是贏了嗎?我給大家擁抱完後星期一開始瀨名就和我保持距離了。」

聽完千秋的話薰不由得揉了揉太陽穴,「啊啊,要不是不知道守親不擅長說明事件還真的以為瀨親妒忌你和別的男人摟摟抱抱了。瀨親的話…雖然我不想了解男人啦,但他挺愛乾淨的,是你滿身臭汗黏過去惹他討厭吧?」

「羽風說得沒錯!剛好我的沐浴乳用完了換了個超級清爽型的,結果瀨名看到我像看到七不思議!老實說我有點傷心啊。」千秋霍地站起來又垂下頭,彷彿一隻被拋棄的狗。

「原來守親還會受傷啊♪」

UNDEAD練習要開始了,對遲到是家常便飯的薰來說時間還尚早,不過為了男人低沉的千秋他也看不下去,倒不如提早到練習室露個面,說不定晃牙還會少吼兩句。

「唔,守親還是有戲吧。」看到泉座位上遺下的書包的薰心想,順便默默把泉從小杏競爭列表中刷下。

薰大力拍了拍千秋沒神氣的肩,「好了,紅色流星,隊長練習就不要遲到了。今天是Happy Friday嘛,會有好事發生的。這是來自魔物的祝福,真的真的♪」

 

Knights練習結束後,泉急匆匆回到3-A課室拿回自己的書包。他不是把東西忘了,只是放學時急著逃連隨行物都得落下。下課後上洗手間回來守澤就在自己座位旁守著,一星期了還不心死嗎這個人!超~煩人!

泉提起他的公事包型書包背後就像撞上甚麼,伴隨沉實的響聲,回頭一看正是他整個星期不想看到的臉。要說的話這一秒他對這張臉的厭惡度簡直超越了整個星期的份,因為站得太近右臉被書包扇了一把,微微腫了起來,可是當事人原本還在撫著疼痛的手在他轉身的瞬間就換成抱住自己,世上還有比這更令人煩躁的事嗎?

「終於抱到瀨名了!我終於安心了!」千秋說得激動,聲量卻不大,剛好只傳到泉耳裡。

「快放手。不把全班抱過不安心嗎?超~煩人。」

「哈哈,瀨名很明白我啊!瀨名今周的狀態也不錯,很好!那天之後我反省過了,也換了款沐浴乳,不會在運動完後抱過來,你就放心接受我吧✰」千秋笑著張開雙臂,笑容之闊彷彿忘記臉上的疼痛。

然而泉沒有忘。他撇了撇嘴,然後給千秋遞上手帕,「笨蛋,照顧別人前管好自己吃飯的臉啊。還有…撞到你抱歉了。」

「謝啦。我和瀨名和好了✰」

「哈?我何時和你吵架了?別再說廢話了,天黑再不走就要體驗校園七不思議了♪」

 

至於泉為甚麼要躲開千秋,乃是泉也尚未解開的第八不思議。

评论
热度(17)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