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あんスタ/千泉]哭泣貓救濟會

.沒有交往

.有點嬌情

.路人女有

.都是老梗

.後半意味不明

以上都OK的話……?

 

 

 

 

 

 

周六早上八時五十五分。守澤千秋看一看錶,顯示他已到達這個車站近十分鐘。

奉行早睡早起主義的他,在休息日也會稍微偷懶一下,除了接獲工作的日子,一般這個時候他才剛睡醒準備刷牙,而不是已經在一個車站指示牌下打了三個呵欠。

每一個班次到來就是他提神的時刻,他從一班步伐快而一致、面無表情的人群中尋找目標,然而換了幾批人依然沒有收獲。

已經過了約定時間準點,對方仍未出現,千秋開始猜測他的朋友是否被壞蛋抓走。雖然那個人也不是個孱弱的傢伙,只要觸發他的燃點也是個爆發力驚人的厲害角色,但是這也不代表不需要擔心,壞蛋最喜歡躲藏起來趁機下手……!

千秋越想越不妥,他不應該一口將所有時間地點都交給對方決定,至少應該爭取到他家接人才對,不過那便要更早起床了……

千秋猛地搖搖頭,與其思考不如立即行動!他快步回到剪票口,希望現在才回去找人不會太遲……

「守澤…!?」伴隨著SUICA觸碰閘機的響聲,有把聲音同時叫住千秋。

「哦哦!!瀨名!你終於來了!沒事就好了!!」千秋高興地想衝過去把人抱住,可惜他們正好站在剪票口兩邊,一裏一外。

光看他面上流露著劫後餘生重逢的感動,瀨名已經想到發生了甚麼事了。幫他跟旁邊的票務員說明情況,千秋由通路走出來第一時間便是補回那個失落的擁抱。

瀨名泉討厭悶熱和麻煩的東西,但這次畢竟是自己遲到在先,即使這個擁抱既誇張又沾有汗味,他還是沒有立即拒絕。沒拒絕的結果是被勒到呼吸困難,誰知道他是從列車一開門不停步趕了兩條電梯趕上沒跟千秋錯開?結果他還是得一如以往把紅色的棒球外套推開才還自己暢順呼吸的機會。

「我說~你到了不會打電話嗎?」

「因為瀨名是不會遲到的人啊。遲到了肯定發生了甚麼事情!壞蛋不會給你聽電話的時間的!」千秋振振有詞地說,「說起來,瀨名,你看起來有點累啊,真的沒遇到甚麼不好的事吧?不要害羞說出來吧!正義的夥伴會幫助你的!」

「超~煩人的!」泉沒有像平常一樣把抱怨的字句說出口,遲到在他,他不擅說好話,但把過錯推諉別人這種低級行徑他是不會做的。然而他更不想就這樣把真相和盤托出,今天的跳舞機重賽是自己提出的,居然是自己在比試前夕睡不著結果睡過頭,說出來不就是未戰先輸了?死都不要!

「……Knights接了一份工作,看資料看晚了而已。」

「哦!是嗎!我明白的✰我也常常這樣,一開始籌備就忘記時間了✰」

「啊——超~煩人,不要把我和你相提並論啊。」

他們很快便走到決勝的地方——遊戲機中心,和千秋不上不下的牽扯終於有個了結,泉按捺不住興奮地宣告:「今天一定要讓你輸得心服口服!守澤!」

「哦哦哦!很有幹勁呢!瀨名!最後勝利一定會是屬於英雄的!」

 

這家遊戲機中心是區內少數九點開始營業的店,且鄰近車站,即使是周末早晨亦不乏人流。幸好來遊戲機中心的人都是專注於遊戲居多,並未注意到兩位明日之星蒞臨。

賽車、射擊等競速遊戲前聚集了一些表演和看表演的人群,釣魚機、拍拍機等自娛自樂的遊戲前也有一些捧場客,曾經紅極一時的跳舞機卻只待在一旁播放歡迎曲目。

這正合泉的心意,這就是為他和千秋一決高下的最佳舞台。這個對決不需要觀眾,只需要一個隨舞步閃亮的十字舞台和一個評分板。

騎士喜愛一決生死,英雄鍾愛不屈不撓,為免爭拗,他們決定用最原始的方法:猜拳。三次平手後終於由英雄獲勝。

英雄猶如得到勝利女神祝福,甫開始便氣勢如虹,可惜碰巧遇著的是只會對自己信仰忠誠的騎士,他不受英雄多餘的動作影響,乾淨利落的跳出符合節奏的舞步,不漏一拍。

「瀨名,你不覺得這樣跳有點乏味嗎?跳舞要的是激情!」

「啊~?體力不用錢就可以亂花的嗎?倒是你管管你多餘的姿——啊啊守澤你的手擋到我的螢幕了!」

「啊抱歉!嘩瀨名很厲害!雖然抱怨著節奏還是沒有亂!」

「嘿。少廢話,你這『OK』再下去我要懷疑你有沒有認真比賽了!」

「啊,不得了,被人誤以為放水可不行✰」英雄太興奮了一時改不了擺出各路英雄的姿勢,這是讓他覺得自己像被憧憬的偶像加護,安心下來開始思考如何彌補失誤。

面對與他不相伯仲的對手,他太輕敵了吧?

正正是尊重的對手,他才要戴上全副武裝。

況且,在危難的時候殺出重圍才更能展現英雄的魅力!

英雄放走一個失準的拍子,重整旗鼓,有自覺地仰壓因興奮冒出來的英雄姿勢,重心專注於舞步上。每一步都準確無誤,每一步都完美得分。

如果說騎士展現的是光昌流麗的姿態,英雄展現的則是威風凜凜的風采。千秋每個舞步都踏實地踩在方向板上,鏗鏘有力,像得到夥伴力量合體成巨大機械人一樣,讓人無法忽略他的存在。

遇上可敬的對手,騎士自當然不會輕易退縮。他承認在英雄氣勢如虹追趕過來的瞬間被打亂節奏,但騎士的信念不是那麼容易被擊潰的東西!即使被敵人打倒在地滿身泥濘,仍保持著高貴的自尊站起來才是真正的騎士!來!高舉手上的劍,向敵人施襲吧!

英雄與騎士的對決從一開始就注定是持久戰,跳過多少支歌依然不分勝負。英雄夥伴的加護漸漸到了界限,騎士的步伐也逐漸變得拖沓起來,唯一沒變的是那份不認輸的心。

「啊啊,守澤,你的舞步開始輕巧起來嘛~?終於懂得愛疼你的武器了嗎?也好,要是勝負是因為遊戲機被你踩爛的話我可困擾了~♪」難得踏進兩秒音符荒野之中,泉一邊平衡呼吸一邊說。

「哈哈哈,被你看出來了?我是有點累了,但瀨名也不遑多讓吧。你流了不少汗喔,趁現在刷一下吧。」千秋笑著遞上一塊手帕。

鹹汗留在面上對皮膚再不好也比不上被傻瓜小看差,泉悶哼一聲,五指豪邁地梳起濕濡的前髮,高傲地抬起頭,滿懷自信一笑,騎士的氣勢乘勢回歸——

「咿呀~~拍到了!!!我拍到了我拍到了我拍到了我拍到了紗和糖妳快看看!!」

「我看到了……我親眼看到了…天上各種神明謝謝祢們讓我看到這個樣子的瀨名大人…嗚嗚嗚……」

「喂,流星RED好好幹不要輸給這種帥哥啊!我們看好你啊混蛋!」

「媽媽,我聽到流星RED在這裡…?媽媽抱抱我要看~」

持久戰消耗體力的同時更帶來無數不必要的雜音。泉首先被動搖,儘管圍繞著他身邊的都是好話,但他一點也不受落,不適當的時機令任何漂亮話都變成令人煩厭的蒼蠅。蒼蠅嗡嗡的聲音甚為滋擾,咔嚓咔嚓的快門抓走他僅餘的專注力,比起和千秋的勝負他更在意沒化妝的臉在別人的手機裡都變成甚麼樣子,可以的話他真想不顧形象上前把他們手上的手機一個一個奪過來。

勉強跳完最後一支歌,他們一邊感謝大家支持(基本上都是千秋在說)一邊突破重圍,連跑帶逃才甩開所有圍觀者。

 

好不容易他們來到一個住宅附近的小公園,小得家長很放心放任小孩子自己玩的小公園。他們不用顧慮隨便在一張長椅上坐下。雙腳比併了半天,終於能找個地方休息。

「哎呀,結果還是跟上次一樣呢,真可惜✰」千秋低頭看了一下手機,「啊,已經十一點了,難怪人多了起來。瀨名,吃完飯後我們可以換個場再比哦!」

「再來多少次,結果也是一樣。」泉身體前傾,托著頭看著公園中玩耍的孩子,本無表情的漂亮臉孔還是不禁皺了下眉,「超~煩人。」

要是不在意周圍的目光,說不定最後獲勝的就是他了。

不管是模特兒還是偶像,保持形象如同合約條文一樣是必須履行的責任。怎可以讓人拍下落魄的樣子?

這是我給自己的包袱?這只是我對自己的要求而已。

啊啊,不管是原則還是目的都達不到,真是超煩人的一天。

「瀨名,你也口渴了吧?我給你也買了~♪」千秋給泉遞上一支寶礦力,連這個盛載著悶熱體溫的人離開過也沒察覺,泉有種說不出來的煩躁。不過他還是有好好接受對方的好意,補充了電解質,雙腳的疲累和肚子的空虛稍為緩和後,心情才回復一點平靜。

 

「嗚呀裕樹你把球拋得太遠了!」不遠處的孩子在玩接球,一個孩子一個不留神把球拋到老遠,向著泉和千秋的方向襲來,幸好千秋眼明手快接住了。

「來,你們的球✰」千秋蹲下來把球給先跑過來的孩子。

「啊!!你是流星隊的流星RED嗎?!」男孩雙眼閃閃發光。

「哈哈哈!被認出來了!我是時刻燃燒的火熱之心,守澤千秋!請多關照✰」千秋主動和男孩握手,男孩也興奮地報上自己的名字。

「那個……你是……瀨名泉…哥哥…嗎?」跟在後面的小女孩說話溫吞,眼睛卻毫不怯懦的在泉自豪的臉打量。

「小朋友,瀨名他正在休息中——」

今天不是營業日,現在也還累得要死,但要守澤幫手解圍也太不像話。休息了一會精神也回復了些,應付小孩子綽綽有餘。泉對女孩露出營業笑容,「嗯,我是瀨名。妳好。」

「太好了!真的是瀨名泉本人!我姐姐、她叫明里哦!她是你的超級粉絲呢!能請你等一下、等她過來嗎?好嗎?泉哥哥?」模特兒的笑容令人安心,小女孩頓時雀躍起來,說話也變得利索多了。

「那個、泉哥哥!和明里姐見個面好嗎?」

泉沒想過小孩子的反應這麼大,連那個本來對自己一點興趣都沒有的男孩也擠到自己身上,只好含糊地答應。

「我去叫姐姐來!」

「我也去!」

「可是……」

「放心吧!我會好好看守著瀨名的!相信正義的夥伴吧!」

孩子離開後,泉立即原形畢露,「啊~一個兩個都把我當作甚麼啊?展覽品嗎?特攝片的壞蛋嗎?守澤把你的手拿開!熱死了。超~煩人。」

這一等就等了二十分鐘。孩子們會不會發生了甚麼事呢?千秋急得站起來,瞬即又坐下來,他走開的話說不定泉就會溜掉了。雖然泉平日就沒擺過幾天好面色,但現在就算是千秋也知道他是真的心情不好。

「再等一會不見人我們一起去找吧。」泉淡然道。反而是千秋先用看到茄子的眼神看著泉,然後一邊大喊他的名字一邊給他一個擁抱。

「快…點……放開我!超~煩人!」泉好不容易掙脫千秋的熱情,生氣地抱著雙臂說:「守澤你剛剛那是看到甚麼嚇人東西的眼神?哼!我又不是冷血的人~♪」

「嗯嗯~我知道~♪原諒我的無禮吧✰」

 

就在千秋和泉準備尋人的時候,孩子們回來了。

「啊!太好了!他們還在!泉哥哥!千秋哥哥!」

孩子們的聲音活潑不減,然而人卻不像先前一樣蹦跳地跑到泉和千秋面前,因為他們各自扶著輪椅的兩旁——輪椅上坐著一個穿上淡綠色紗裙、戴上粉色冷帽、面色蒼白的少女,對泉他們擠出虛弱的笑容。

「瀨名先生,你好,我叫麻生明里。謝謝你答應了玲奈和裕樹君的請求,讓我可以和你見面。」少女用緩慢而弱小的聲音說。

由模特兒時代到偶像年代,泉累積了不少粉絲,從不同的簽名會、演唱會、甚至街道上也遇到不同年紀和類型的粉絲,但他目前為止也沒接觸過這種看起來是需要與醫院為伴的粉絲。不像流星隊會做無償工作,Knights是華麗的騎士,做的是娛樂事業,亮劍決鬥以激情滿足觀眾是他們的宗旨。面對明里這個意料之外,能言擅辯的泉一下子無從應對。

「……妳好,我是瀨名。謝謝妳一直以來的支持。」

「瀨名,你肚子餓了嗎?也對我們消耗了那麼多熱量,也是時候補充體力了。但是!在粉絲面前還是得抖擻起來,然後才去想吃飯的事!」

「守澤同學~既然你那麼喜歡說話,待會我們去中華料理吃魚香茄子飯吧♪」泉露出一個無懈可擊的笑容說恐佈故事,把千秋嚇得整個人降了溫。

「欵?千秋哥哥,你們今天去了哪裡玩了?」裕樹聽到「玩」便興奮起來。

「哦哦,我和瀨名去了遊戲機中心進行跳舞機對決!你們猜結果如何?」千秋故作神秘地說。

兩個孩子一人支持一個,千秋便問沒作聲的明里。

「我覺得…享受過程是最重要的。你們今天玩的開心嗎?」

「很開心哦!瀨名跳舞很厲害喔,動作很乾脆✰」

「當然。我不會像某人一樣浪費體力去擺英雄姿勢♪」

裕樹聽到關鍵詞忍不住拉著千秋要示範,玲奈也拉著泉到明里身邊,嚷著要拍照留念。

泉無疑是要拒絕的,沒有化妝加上非營業時段肖像權怎麼可能免費送,可是另一邊拒絕得也不是一般的快:「玲奈~不是說過不要嗎?我現在的樣子…怎可以和瀨名先生合照……」

「現在的姐姐很漂亮!你說是嗎泉哥哥!?」

泉蹲下來,輕輕撫上明里瘦小的手,表示自己今天也沒化妝,希望她不要介意才對。

「謝謝你,瀨名先生。」

 

短暫的微型粉絲見面會很快便結束,泉和千秋的飢饉修行也將到極限。千秋搶在先說個不停,拉麵快餐店甚麼的都說就是迴避了中華料理,然而泉卻沒有打斷過他的話,直到千秋把關注的重心放到他身上,他才徐徐開口:「守澤,你的粉絲都是甚麼人?」

「唔…主要都是小孩子和他們的父母吧,還有看特攝片的青少年們!」

「我就知道……跟你和流星隊的形象很符合。」泉的視線從千秋澄明的雙眼轉移到遠方,「不管是個人還是『Knights』主要的粉絲都是女性,說實話她們是甚麼人我一點也不在乎,我要做的是讓觀眾享受我超水準的演出,露出勝過她們手上門票價值的笑容,這是我的工作。」

「哦哦!瀨名要分享理想嗎?我的理想則是他們在危難的時候想起我們,相信正義的夥伴會對他們伸出援手!我會盡我所能幫助他們,這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偶像✰」千秋意志高昂得不由得握緊拳頭。

熱情的火焰熊熊燃燒,卻無法入侵泉的壁壘分毫。

「那個女孩說,是因為我才能堅持完成療程……『當知道瀨名先生為了重新學習當偶像而中止演藝活動,就覺得自己不能因為不能再跑步而絕望,克服這難關或許就能找到新的方向。』明明說話都很勉強了,還要笑著跟我道謝……把自己的願望寄託在一個毫不相干的人身上,真的…超~煩……」泉低頭看著自己剛剛摸過孱弱少女的雙手,正在微微顫抖。

「這不是很好嗎?」

泉聞言立即瞪著千秋,千秋吃吃笑說:「當然不是說有人生病很好!這是代表我們的演出有好好傳達到觀眾的內心,他們從我們的演出中得到力量,我們也從他們的笑容中得到肯定!這才是理想的偶像工作!你不認為嗎?瀨名。」

既然能拯救世界中我不認識的人,為甚麼我卻只能眼睜睜看著所珍愛的寶物崩壞破碎……?

那個白痴的「王」…LEO君……

遊君……

他們都回來了。即使帶著傷痕也回來了。我只要不再讓他們陷入得要被拯救的境地就行了吧?

為甚麼還要想起這種事情來?煩透了!

泉顫抖著抓住自己的劉海,眉眼都皺成一團,咬著牙含糊地想反駁甚麼,鼻子微微發酸。一直以踏血戰場的意志隱忍的東西將要奪眶而出——

嗙咯。

突然,泉被一般溫暖包圍。

正確來說,是被千秋的棒球外套蓋住了頭。

「哦哦!是暗影怪人*嗎?!我是不會讓你的黑暗力量吞噬瀨名的!正義的夥伴流星RED✰守澤千秋!參上!」

千秋又要上演英雄秀了,換作平常的泉已經跳著生氣嫌他麻煩了,然而此時他雄亮的聲音有如一條粗糙的救命繩,在泉快要掉進惡夢深淵前將他救起。

泉擦拭起霧的眼瞳,繩索的輪廓逐漸看清。適時千秋又揉了幾下泉的頭,力度與他平常的熱情擁抱相比輕如羽毛,叫泉安心將一直積累下來的心湖引導至遙遠的河川。

 

之後泉要千秋以三條茄子發誓不能把今天的事說出去,作為交換他不會取笑千秋拿著茄子靈魂出竅的樣子。不過三條茄子的威力比想像中厲害,直到千秋遠離茄子500米泉白晳的臉仍因為忍笑而漲成紅蘋果。

千秋氣餒地說:「你即管笑吧,瀨名,我答應了你的不會反悔的,我是正義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等千秋說完泉已不顧儀態放聲大笑,笑開後雖然稍為收歛,還是一邊笑一邊碎念像是「你跟茄子前世有甚麼深仇大恨嗎」「真期待你下次接一個變身器是茄子的工作」之類的。

既然有水果變身器蔬菜也不是不可能的,千秋一邊感嘆泉想得周全一邊認真思考到時應該怎樣克服這個大敵,霎時之間腦中只有茄子濃罩的恐怖,壓得千秋抱著頭蹲下,路過的小狗都不禁走過來可憐他。

「行了,別擋道了,超~煩人的♪」

還有一句說話……但是泉慣於彆扭的嘴巴暫時還不能把重要的話說出口。

——謝謝你,守澤。

 

 

*烈●戰隊的中級敵勢力

 

久違的寫寫後記,本來的靈感是因為星夜祭單刷泉特大痛苦過後滿級他就送寫真一時患上斯德哥爾摩,結果現在已經到月光歌劇了sosad 拖太久的結果是新故事一直出來看完偵探光輝騎士和獅心後感覺完全被劇情腐蝕了…最後想說的東西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但說太多另外的箭頭存在感會太強烈了就讓我混過去吧哈哈。最後的最後希望能遇上更多千泉友好多多產糧不要被上面這種質量的東西在TAG置頂太久(敲碗

评论(2)
热度(27)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