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あんスタ/千泉]太陽與花#1

標題來自高橋優《太陽と花》,但這不是復仇劇,請安心

畢業後五年設定

保祐它不坑(。)



 

#1

黃昏的商店街好不熱鬧,劇組雖已事先申請了拍攝,但為了現場效果完全清場。瀨名泉不喜歡拍外景,而像這種和途人混在一起的場景更是他最最討厭的。途人的目光自四方八面而來,瀨名覺得自己就像置身於暗藏陷阱的窮巷,簍子、垃圾堆、破舊的牆壁、滿是塵埃的排風扇……通通都有機會是敵人的潛伏點,他防備得了眼前又顧不及後面,隨時有被射殺的危險。「趕快去買你們的減價菜吧!超~煩人!」瀨名默念。幸好瀨名現在飾演的是個冷面刑警,不苟言笑正合符角色設定,然而過於顧慮別人的目光和不識相的閃光燈還是讓瀨名吃下不少NG。

 

「大家先休息五分鐘!」導演喊停。五分鐘對幕後人員來說根本算不上休息,而且在這個時候把器材重置得再花多少時間?大家心裡都明白這趟暫停是特別給瀨名的。太陽不久就要消失在地平線了,在這個關鍵時候耽誤全世界的時間,瀨名的自尊心容不下,他立即到導演面前躹躬道歉,出了名對年輕演員有耐性的導演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快去調整心情。還有十分鐘。『瀨名泉』做得到吧?」

 

瀨名登上保姆車,立即抱住手提袋——正確來說是手提袋上的吉祥物吊飾,那是在夢之咲學院時轉校生送給他的,握著和「遊君」同款的物件如同與「遊君」同在。閉上雙眼,集中精神,此刻瀨名的內心無比平靜。

 

夕陽已經消失在建築物後,周遭的目光變得沒那麼刺眼了。進入狀態的瀨名更帶動對手的情緒,效果比預期中好,這場戲在導演連聲叫好的情況下超額完成。

 

瀨名不喜歡應酬,但為了自己的事業,該有的待人接物還是會做。拍攝完畢之後他提出請客補償,「可惜啊,瀨名,明早是我們另一個戰場啊。我待會還要和這幫傢伙研究明天的場地佈置——」導演喊停後工作人員一直忙於收拾,聽到明天不禁對瀨名苦笑,「明天比今天更辛苦,你也早點休息吧。」

 

幕後人員婉拒與上位的年輕帥哥演員共進晚餐,倒還有許多人求之不得,飾演古裡怪氣的小說家兼刑警的歡喜冤家的女主角在拍攝結束即除下蓋眼蘑菇頭的假髮回復原本可愛的模樣,「瀨名君,今天拍攝辛苦了。那個、我知道一間很舒適的西餐廳,可以的話不如一起去?啊,不光是吃,還可以研究一下劇本……」女主角靦腆地說,十指都要打結了。

 

「抱歉,今天有點累了,我想一個人靜待。」瀨名撥開擋住視線的劉海,面色稍微好看了一點,他面帶歉意地微笑,「我們明天沒有共演的戲份吧?那後天見,森田小姐。」

 

「啊~泉君真是的,明明演技都進步了不少,拒絕人時表現得親切點不行嗎?」經理人小姐給瀨名一邊給遞上水一邊抱怨。作為經理人,她當然不希望旗下藝人亂搞男女關係然後東奔西跑處理他們的八卦報道,她顧忌的是瀨名一不小心對別人表露尖刻的部份,讓某些心胸狹窄的人恃機報復。瀨名由模特兒時代算起來已出道十年餘,在藝能界算是穩住陣腳。但高中畢業已五年,這正是身份、地位、演技跳升到另一層次的重要時刻,實在不容有失啊。「人家還要結婚的呢~」

 

「啊?超~煩人!我這樣還不夠親切嗎?要是和這種會說道具組像撿破爛被炎上依然不斷接大片的丫頭傳緋聞,我的粉絲要離我而去之時將會是妳宣佈永久單身之日了。」

 

「嗚哇,泉君對我越來越不留情面了!我可是一手帶大泉君的喔?」經理人小姐畢竟不是專業藝人,她的哭腔加淚光太浮誇了,根本騙不了人。又可能是她本來就沒有欺騙任何人的意思,只是自己覺得好玩而已。瀨名喝著水,對她的獨腳戲毫不欣賞。好吧,甜點你不愛吃,直接上正餐吧。

 

「泉君,你也是時候習慣拍街景吧?以後你遇到更多被觀眾包圍著拍攝,那時候你還能每次都顧忌著他們嗎?你當初就是不甘心只當模特兒才進夢之咲吧?我們也沒有要求你時刻保持完美,那個時代留下的意識是時候放下了喔?不然的話——」經理人小姐拖長的尾音引起瀨名的注意,正如對方所說,他由出道已受她照顧了,每當她要提出一些古怪的提案時就是這個語氣,「我只好改變策略,幫你接個河童角色回來吧!泉『村長』*

 

「啊!!夠了!白鳥子超~煩人!好吧,我現在就去練習。在前面放我下車!」瀨名拎起手提袋,戴上深藍色鴨舌帽和粗框眼鏡,隨便在一個街道下車。

 

接著該往哪兒去呢?正值下班尖峰,順著人群才是最佳掩人耳目的方法。經過一間大型連鎖休閒服店,櫥窗上正陳列著今季新款睡衣,正好提醒瀨名延期的置裝計劃。

 

從模特兒工作和及後的演藝發展中,瀨名穿過不少好的壞的奇怪的衣服,對居家衣服的要求只有「舒適」一大指標。早前忙著拍攝忙著宣傳忽略了家居,正好給家裡添新裝。

 

服裝店內的燈光十足,有帽子和眼鏡護體也不足以讓瀨名完全放下戒心,他在幾個款式之間舉旗不定,與此同時有個男人來回他身旁又放又拿內褲足有三次,「超~煩人!」瀨名呢喃,最後索性全買下來。

 

由排隊到付錢整個過程都很順利,「太順利了。」瀨名不由得生疑。這是他所希望的場景,但真的發生了反而覺得不太真實。瀨名帶著矛盾的心情放眼整間店舖,門口的合作款專區出現一道小人牆,大概十來個人吧,有女學生、有小學生、還有零星的大人。這幅矮小的人牆輕易突出焦點,被包圍的人有著一頭棕色的短髮、抖擻的大眼、僅僅憑一副眼鏡就想瞞天過海的天真,手上還拿著幾件英雄圖案的襯衫,不用多說,正是他昔日的同班同學守澤千秋。

 

畢業後大家的發展方向不同,瀨名和守澤五年以來都沒有碰過面,沒想到一撞面就是這種狀況。守澤熱愛身體接觸,只是學生和路人粉絲他應該能輕易應付吧?瀨名最討厭麻煩,在他眼中守澤本身就是個麻煩,一不留神把自己捲進去更加麻煩。他默默加快腳步,要是由守澤發現繼而大喊他的名字可比由他主動介入更糟糕、是最糟糕的事態!

 

黑夜讓瀨名多了一份安心。他托一下帽沿,讓視野變寬廣一點,一直低著的頭也提升至一般的視線水平。

 

「買個便當回去再看看劇本吧。」總是吃家附近的也令人生厭,瀨名一邊想一邊翻開手機查閱附近有哪些地方有售賣健康的外帶便當。

 

就在此時,守澤來電了。

 

「瀨名!我是燃燒的火熱之心守澤千秋!好久不見!你好嗎?你在附近嗎?我剛剛在U●IQLO看到一個好像你的人啊!」

 

火熱的問候燃燒起瀨名的怒火,不過比起手機對面盡情燃燒的傢伙還是在控制之內。他壓著聲線說:「別那麼大聲喊我的名字啊……!你現在在哪裡?四周還有圍著你的人嗎?」

 

「放心!三米之內都沒人!」守澤亢奮地說,沒有把瀨名的忠告聽進耳內。「哦?前面有個看來是迷路的孩子啊。正義的夥伴守澤千秋,上去打個招呼吧!」

 

「喂?!」正義的夥伴掛線了。他再度被包圍也好引來記者也罷瀨名都沒興趣知道,他只知道的是氣話未說就被莫名掛線的憤怒。

 

「瀨名!好久不見啦☆」一把熟悉而洪亮的聲音突然在耳邊叫住自己的名字,瀨名的身軀不禁抖了一下,他轉頭怒瞪對方,「守澤!你怎麼在這裡?為甚麼你會認出我來?迷路的孩子該不會是我吧?啊~?」要不是被前「流星紅」的緊緊摟住,他很可能一個手肘撞過去!他最討厭悶熱的空氣了!

 

「從前你就坐在我前面,我對你的背影很熟悉喔!你走得這麼慢,不是迷路嗎?」守澤改成搭著瀨名的肩,「吶,瀨名,難得重遇,去吃一頓吧!我最近都在附近拍攝,知道這裡有間私隱度很高的海鮮餐廳!」

 

一個剛剛才輕易把自己在平民服裝店曝光的人說的「私隱度高」能信得過嗎?瀨名抱著一大個問號的同時,肚子對久違的新鮮海蝦的渴求讓他進退兩難,回神過來已跟著守澤往原來的反方向跑了。

 


TBC.

*荒川爆●團的河童


评论
热度(29)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