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あんスタ/千泉]炎冬幕間劇

.遊戲同人感覺有點難掌握,只好先丟個日常梗Q_Q

.被荒野卡池打開了大門,希望之後多點萌友多點糧吃Q_Q

 

 

 

午休時份,守澤從外面回來,教室裡只有瀨名坐在自己的坐位上,羽風在窗前玩手機。

守澤突然就從後熊抱瀨名。

「守澤!快點鬆開你的臭手!悶死了!超~煩人!」瀨名死命地從守澤的包圍掙扎。即使在冬天,瀨名也非常怕熱和侷促,雖然守澤有輕微低血壓,本質上說不上熱,但守澤的高亢情緒比物理上的溫度更讓人焦灼難安。

比力氣瀨名當然比不上當特攝替身的守澤,與之更難應付的是守澤的「英雄大愛式思維」,「瀨名!你千萬不能死啊!有甚麼想不開要告訴英雄啊!英雄會幫你解決所有問題的!」

「誰有想過死啦!死了就見不到遊君了!我才不會死!咳、你也別想悶——死——我!」瀨名掙扎出一點點空隙,隨即在抽屉抄起一本書,手起書落往後面棕色的腦門打下去。

「抱歉啦✩這是我的壞習慣!但我也不打算改!」話雖如此,守澤還是很識相地鬆開手,像投降似的舉高雙手,認真地笑道:「我看你整天都悶悶不樂,就想到是英雄出手的時候了!」

對他們的鬧劇冷眼旁觀的羽風突然像聽到笑話似的嗤笑了一下,插嘴笑說瀨名的樣子365日都是這樣的吧,立即被瀨名更正他對著「遊君」絕對會燦爛地笑起來,羽風也相對地露出一個露骨的嫌棄表情。

他一向對男人之間的事沒興趣,收起手機,雙手插袋走出教室,「被你們這麼一鬧聽不到女孩子傳來的語音了,這裡就留給你們繼續鬧吧。」

目送羽風離開後,瀨名本已在收拾坐位準備上課——桌面其實沒幾樣東西,尚算整潔,可是他對整潔乾淨異常執著,非要執拾得方方正正不可。他能隨意願收拾物件,卻不能把煩人的人物趕走。守澤不但沒有幫劇場拉下帷幕,還把瀨名強拉回來,「瀨名,你關心學弟(「是弟弟!」瀨名更正。)的心他們會感受到的,只是害羞不說出來而已!來吧!張開雙臂,等反叛期結束後由他主動擁抱你吧!哈哈哈哈✰青春真好啊✰」

坐著的瀨名看著站了上教師桌的守澤,誇張的姿勢加上居高臨下,有如在山腳下仰望耶穌像,應該很嚴肅,卻又很滑稽。「嘿,我和遊君才不是你那種土氣的熱血青春劇情節。算了,你也算說了句像樣的話。

張開雙臂……我一直都在等你喔,遊君❤

別再做那些不適合你的事了,回來哥哥的懷抱吧,哥哥隨時都歡迎你喔♪」

遊木的臉蛋是瀨名的精神支柱,光是想像已叫他心情舒暢。恍如吸了十分鐘氧氣機,沉醉於輕飄飄的想像的瀨名身體不自覺配合起來,抱著自己上演不求觀眾的獨腳戲。

突然,眼前一片漆黑。頭頂被甚麼東西罩著,粗暴地把他的氧氣機換成二氧化碳。

「嗚啊?!守澤你幹甚麼?!」瀨名馬上拎開頭上的東西,模特兒的容顏變成雷鬼的惡臉,正在張牙舞爪。

打倒怪物當家常便飯的英雄不當雷鬼是一回事,更把標緻的雷鬼當成大吉,這個沒心眼的英雄沒少把別人當成大吉。瀨名花了好些時間定型的頭髮輕易就被他弄亂,然而始作俑者卻不覺得有何區別。

他的專注力稍微被掌心的觸感分散,刺刺的,本質卻柔軟。從掌心傳來一陣麻麻的感覺,讓習慣高聲說話的英雄將音量稍微調整。

「圍巾借你用吧♪嗯,不用跟我客氣!有難時英雄定必伸出緩手!我們可是同班同學喔!對了,這圍巾是羊毛,很暖和的!再加上流星紅燃熱的心!需要的話整個冬天借去也可以喔♪」

「啊~?誰要你這麼髒的——」

上課鈴一響,守澤立即規規矩矩的返回坐位。

說話大聲,過份熱情,低血壓,老是從片場把傷帶回來……可是卻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規行矩步。雖然不是壞事,但這次就害他不能把話說完,嘲諷說了一半吞回肚子裡的感覺超~不爽!

瀨名興沖沖一把把圍巾抓起來在手中圈成一團,打算讓守澤上課前吃一記140KM直球,可是球狀成形抱在臂中方發現它材質上乘。

「這種上品配守澤這種粗枝大葉的傢伙太浪費了!」瀨名心想。

一想到這種貨色每天就要陪守澤玩粗魯的英雄遊戲,瀨名不禁替圍巾惋惜。讓衣物展現它的最大值是模特兒的存在意義,他把圍巾對摺,將末端穿過對摺造出的環型,拿出小鏡子比照,簡約而不失風格,他白晢清秀的臉與柔軟的材質可謂相得益彰。

模特兒時代,每每由他代言的服飾都很自然帶起潮流,加上與守澤在遊戲機中心勝負未分,瀨名開始對守澤產生出一段比較心理。是有點幼稚吧?但是,孩子氣的勝負在永無止境競爭的殘酷世界裡,就像伊甸園的蘋果一樣甜美。

瀨名低下頭,下頷埋到圍巾裡,將小小的勝利藏好。

 

P.S. 當日守澤以天氣變差為由,臨時取消了流星隊的戶外訓練。


评论
热度(33)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