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鶴鶯七夕短打

別問我在寫什麼我只是一個眼睏得要命又手癢想寫鶴鶯的人O<-<
BTW日本的七夕好似是跟西曆的啊早就遲到了嘛這點小事不要在意了(呵欠

-------------

今天鶴丸被派往出陣,回本丸正好接近晚餐。餓得很的鶴丸準備到廚房偷菜吃時被審神者逮個正著,任務居然是把閒置在本丸一整天的鶯丸找回來。鶴丸才發現本丸附近少了動物蹤影並不是因為都在鍋上,而是吸引動物的頭領不在。

鶴丸循鶯丸的習慣摸索了一陣,終於在小橋找到了他——和一群鵲,一字排開等候餵食,餓翻了的鶴丸立即想起肥美的串燒。

鶴丸擦了把口水,抵著飢餓的幻覺越過鵲橋,才邁出步伐,鵲群登時四散,鶴丸不忘苦笑道:「我的殺氣如此重嗎?」

趴在鶯丸背後的花貓同一時間逃返叢林,鶯丸不慌不忙與劃破平靜的不速之客說:「已經到這個時候了嗎。先等我把這份麵包分完。」

「那些動物都戒備起來了,你這塊麵包不會有分完的一天吧。今天不知是甚麼日子炊事組似乎做了很多美味的飯菜呢,再不快點回去——」

「那可難說呢。」鶯丸從手中的半個麥包捏出一小塊,乾脆的塞到鶴丸滔滔不絕的嘴裡。麵包的份量一下子就吃進去了,鶴丸一個不慎舔到的是鶯丸的手指,鶴丸瞇起眼示意鶯丸鬆手,然而對方竟無動作,鶴丸不得親自捉住鶯丸的手。

「別煽動我,再警戒多一點啊,笨蛋……」鶴丸和鶯丸保持著可牽到手又不碰上的微妙距離。不一會,鶴丸伸手,卻是為了奪過鶯丸手上的半份麵包,一口氣把嘴巴塞滿。他立即別過頭領行,算是把自己的面子保住——不是因為這副饞相,而是為了掩飾頰上分明的緋紅。

鶯丸的面容沒為此添上任何變化,只要鶴丸回頭,始終都是那個不與世俗的微笑。反倒令鶴丸心生多一抹罪疚感。

「……我知道…是我先提出讓我們在一起的,可是,在這之上的事,我是不會對鶯做的。」

「那怕只是接吻?」

「…是的。」鶴丸艱苦地吐出肯定。「我喜歡鶯。我喜歡善良的鶯。我喜歡善良得被動物包圍的鶯。也許有人會說善良於刀如同缺憾,但是對我來說那是重要的東西。就讓我自私點,不想把我所珍重的東西親手送葬……」夕陽的餘暉照進掌心,鶴丸不由得將之握緊。

我被召喚於現世而為人所用,也早已不是不殺之刀了。你想守著的東西會不會從開始便不復存在?鶯丸看著鶴丸保持著出生年代服飾的背影,以鶴丸熟知的微笑待之。悄悄走近一點,鶴丸細碎的髮尾幾不可及地拂過鶯丸的臉,拂過鶯丸不輕易露於人前的右眼。

评论
热度(5)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