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APH/普奧]城市裡的人


 

炎炎夏日留在城市也沒事可做,正好放暑假到郊外避暑。就在基爾伯特把心動化作行動之前,羅德里赫卻比他快一步,來電說已經到他家門前了。

 

基爾伯特聽罷連睡褲都沒來得及換立即撲倒出門,照羅德里赫對四周環境的形容,「甚麼?你在Wedding?那裡鬼像我家附近啊?要本大爺大老遠過來接你,真是個麻煩的小少爺!」

 

基爾伯特住在柏林中心,剛好有直線連接到羅德里赫停留的地方,實不算遠,但對著羅德里赫基爾伯特總是找機會要給他施下馬威,哪管對方是客人,哪管自己明明也是時候想見他了。

 

羅德里赫坐在一個隱蔽的位置,以致基爾伯特得再多花十數分鐘才找到他。「都是那見鬼的快鐵!快屁!老是延誤!」基爾伯特心中一邊咒駡一邊焦急地在候車人群穿插,待人群上車後才在柱子旁看到悠悠在閉目養神的傢伙。

 

「基爾伯特,你迷路了嗎?」先迷路的傢伙居然還膽敢嘲諷別人?基爾伯特氣得唇也發熱,對方鳶紫的瞳色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掠奪的衝動油然而生,於是他給了對方一個毫不留情的熱吻。

 

「你已經好幾年沒來了,街道上也有些變化,反正你都把路忘得七七八八,要不要本大爺擠半天給你當個導遊?」見羅德里赫有些猶豫,基爾伯特沒好氣補足一句,「本大爺可不像外面的所謂『免費觀光』最後問你要錢啦。」

 

「大笨蛋先生,我才沒有想這個問題。」羅德里赫走到基爾伯特家的陽台前,欣喜地說:「你會種植物啊。而且全部都長得很健康,真不可思議呢。這邊的羅勒葉這麼飽滿,今晚能用上了。」

 

「你不要告訴我跑過來蹲廚房吧?本大爺可不想被說招呼不周啊。」

 

「要說的話上次匆匆忙忙帶我去吃咖哩香腸就算了的是誰呢?」

 

「上次…我只是…剛巧肚子不舒服嘛……所以這次才想帶你吃好的啦…………」基爾伯特越說越小聲,最後一句大概只有飛過的蒼蠅能聽到……他想。

 

「所以我也決定了,今晚要借你的廚房一用了。用你自己種的東西煮的食物你不會肚子痛吧?」

 

也許因為被戳破心事,也許因為羅德里赫的笑容異常燦爛,到回神過來,基爾伯特已經踏著單車、拿著清單飛速在市內奔馳了。

 

「這小少爺說好聽是做菜給本大爺吃,實際上是把別人當工人使喚吧?!」

 

路德維希又是上班又是經常四出開會,許多時間基爾伯特都是一個人吃。一個人很快樂!可是一個人煮的吃的花款不能玩太多,基爾伯特已養成不是出外吃就是在家中吃垃圾食物,已好久沒去逛超市了。晏時之間他只想到之前有朋友入住的前西柏林夏洛滕堡附近有一個大型購物中心,二話不說改道而行。

 

柏林是一個單車城市,不論本地還是外國遊客都喜歡踏單車四處逛,基爾伯特幾經辛苦才超越外國遊客大隊衝紅燈飛奔到目的地。

 

經過一輪血拼後基爾伯特感覺比打仗更累,基爾伯特把東西丟上背包,喝著新買的啤酒一隻腳踏著管下慢駛,人生一大樂也。

 

走回腓特烈大街,幾輛救護車十萬火急刷身而過,基爾伯特才想到自家廚房爆炸警報仍未解除。

 

「大笨蛋先生,你喝了啤酒?」

 

甫回家,廚房依然健在,臨時廚房主人倒是差點氣炸了。

 

羅德里赫曾為歐洲中心,曾經許些人聯婚又有過很多小弟的他,所謂自家的菜說穿了就是集合各家大成而來的,他對此毫不在意,倒對餐桌禮儀看得特別著緊。將會吃配紅酒的菜的話那天一整天都不准喝其他酒類,你跟他說那是你的生命之水也不行。

 

基爾伯特雖然總是不屑他這個八股腦袋,但也沒不識相得為了嘔氣明知故犯。他拿起背包的空瓶揚了揚,「那是無酒精飲料啦,本大爺就是挑了款麥味重一點的解解氣而已。看,瓶子還沒退回哩。」

 

羅德里赫敢情知道怪錯了他有些心神恍惚,基爾伯特特別喜歡他怪錯自己低頭懊惱的樣子,頭上的瑪莉亞采爾總是剛好彿過他的鼻尖,又軟又癢。

 

陶醉的時光一瞬即逝,爐上的容器冒泡,基爾伯特忙不迭關小火,羅德里赫情急之下倒出過多的鹽。

 

「呵,小少爺,你這個愛心晚餐要做給哪個男人吃呢?」基爾伯特洋洋得意地開德國玩笑來。

 

「經你一說,這個份量似乎還不夠多呢。偉大的普魯士先生,你說,我把這個份量倒進去的話,他那孱弱的肚子吃得消嗎?」

 

羅德里赫拿起備用鹽包,準備倒下去之際,基爾伯特按著他,無奈地說:「真是的,你這傢伙,難道和本大爺說點情話會死嗎?」

 

羅德里赫沉默了數秒,湊到基爾伯特的耳邊道:「假如你喜歡讓那張彈性優越的床繼續一人樂的話?」

 

 

 

 

 

----------------------------------------------

只是個沒頭沒尾的日常XD(炸

就為了屋主說起俗語有云「下鹽過量即代表有心儀的男子」開的腦洞,順便捏一些最近的生活見聞,只有少爺對餐飲禮儀的執著是誇大了的

其實柏林夏天真不冷…除了熱浪那幾天…有時甚至有些冷……但我的屋主說熱,也有很多屋主這時避暑放盤出租去…

寫完覺得這個少爺調皮得不少爺了,算了不管了(喂

 

柏林, 1:45am


评论(2)
热度(16)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