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0914

.CP元素弱

.非常趕急的短打

.宗介生日快樂!

 

 

 

 

 

每年一度的生辰。

每一年又向前走遠一些。

聽著「恭喜又長一歲」的祝福。

感謝母親辛苦產下自己,給我實現夢想的時間。

 

今年第十八年,應該和以往有點不一樣吧?

在日本雖然仍未算大人,但一些給小孩子的界限都可以解除了。

之前一些傢伙就聯群結隊去DVD店掃了一大手AV。

不再是小孩子了,對蛋糕許願也顯得幼稚了。更何況我已沒有願望。

 

我在全國賽前才實現了一個夢想,我還想休養一段時間,再尋找理想去。

凜問過我「將來」。要是我真的就這樣回老家幫忙,就算用上繼承家業的理由也會被老爸攆出門吧。「貫徹始終」可是山崎家的祖訓啊。

 

我總是想得太多、太深、太重。

要是我到死的肩膀也沒好起來,我該會成為地縛靈,死纏著我想托付他夢想的人。

我一直太依賴凜了。如果要許願,就許我有能分擔凜的背負的肩膀吧……

 

 

 

 

「喂,宗介,你在想甚麼有的沒的?今天你可是主角啊,開心一點吧。」凜彈了下宗介的眉頭。

 

「欸?我以為山崎前輩是等呆了說。」一年級的百太郎剛巧從被前輩們耍弄中解放,湊過來搭話。

 

「哈哈,御子柴說得對,凜煮得太慢我都等呆了。」

 

「嘖,誰叫游泳部居然沒一個懂廚房的傢伙,我只好全部自己負責了。嘛,本來也是我自己想做的是了。」凜撇了下嘴,轉頭又兇百太郎,「百!你來得正好!東西做好了,來幫忙!」

 

百太郎一邊跟著凜一邊嚷著只有他一個人不行,凜便直接抓著他衣領拖他走了。百太郎便轉為對其他人呼救,總算有些善心人過來幫忙。

 

宗介看著跟著凜的人逐漸聚集,不禁感嘆「凜真厲害」。

 

一堆男人在廚房大廳來來回回舞弄了一陣子後,凜拉宗介到主席位上坐。

 

隨凜張開的手所示,放眼都是色彩繽紛的飯菜,由眼睛至鼻子都感受到做菜者的心意。

 

「生日快樂啦,宗介。」

 

「「「「「「生日快樂!山崎(前輩)!」」」」」」

 

凜的說話像樂團指揮一樣,鮫柄游泳部的成員在他一聲令下(?)整齊地給宗介送上生日祝福。

 

就算凜有威逼利誘他們,要全員肯在周末留下給他慶生也不是易事。宗介再一次感嘆凜的才能,他在從前就在拉攏召集這種事上就意外地在行。

 

不過宗介也看穿他們這次特別齊心背後也許還有肚餓的因素在,畢竟他也見證著凜為了這頓飯費了多久時間。

 

「謝謝,凜。謝謝大家。」

 

宗介夾起一塊可樂餅,吃下一口,大家垂涎等著他的評語。雖然凜做飯時的香味充滿了整個食堂,可是畢竟他們從沒有人聽說過部長懂廚藝,就算餓著肚子臨陣還是有點擔心啊。不過也有人想,聽山崎的反應也是多餘,就像部長的廚藝傳說一樣,山崎與部長持相反意見也是聞所未聞。

 

「吶,凜…」

 

屏息靜氣。

 

「好像甜了些。」

 

由百太郎當先鋒,鮫柄游泳部各員先後吃起桌上的食物,吃了第一口後一個兩個只顧著吃,只有似鳥好心對凜回饋「很好吃,沒問題喔」,然後也隨大隊大吃。

 

凜咬下宗介吃剩的可樂餅,在懷疑自己的味覺和宗介的舌頭間搖擺不已。

 

宗介的口味應該和我差不多才對,難道這幾年我在澳洲吃壞味蕾了嗎?可是我都學自己做飯應該沒問題才對。還是關東和關西的口味有差?等等難道我剛才手誤加了糖?

 

 

「但我沒說不好吃啊。味道正合。」

 

酒色的眼瞳混亂的模樣煞是有趣,使人忍不住捉弄一下。

 

「哈?你這混蛋,害我白擔心一趟!」

 

因生氣而閃動的眼睛、因放鬆而不擇日子吐出的罵言,都讓人看到鮮活的世界。

 

「噯,凜,今天可是我生日哩,能罵少句嗎。」

 

「是你不對。我可花了很多心機啊,我也是第一次做那麼豐盛的大餐呢。」

 

我知道,我都知道。

 

「對不起……」

 

我曾經想和你並肩世界,卻弄巧反拙把身體弄垮,只能把夢想寄托於你。

 

「別說甚麼對不起了,你都說今天是你生日嘛。你再停手不吃我就要生氣啦。」

 

凜不斷把菜塞到我碗裡,炯炯的眼睛注視著我。即使分開過、經歷了我所不知的挫折,只要一投向我,這雙依然是小時候朝夕相對、清澈得能看到自己的倒影、看到自己的缺點的眼睛。

 

 

「凜,謝謝。」

 

我一件件吃起凜用心做的菜,凜很滿足似的笑了起來。

 

 

我懂了一件永恆不變的事,又希望有朝一日能改變一件事。

 

 

 

 

一年一度的生辰。

感謝父母把我帶來這個世界。

感謝你們讓我找到靈魂的另一半。

 

──感謝你們讓我遇見凜。


评论
热度(9)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