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荒東電話♂劇場

.體調不良中想寫些輕鬆沒腦的東西(炸 其他的坑慢填(。

.純潔的孩子不要進入之夜間聊天室♂(無碼版WB自尋:P)

.因為是電話所以只有對話(懶),表情動作OS之類請自行補完(揍

.超會破壞氣氛的笨蛋情侶注意

.荒東不是第一次做,不過經驗值仍未修練到高程度,很多東西仍在探索中

.要是看後能感到愉悅♂請務必告訴我(/////△/////)キューン

 

 

 

 

 

正在適應大學生活的某個晚上,荒北的手機響起。每日必定出現的號碼,每天都踩正同一時間。

 

「荒北荒北!是我是我!」

 

荒北:東堂啊。

東堂:喂才多久啊!這麼冷淡的語氣!生厭了嗎?!虧我一洗完澡就打給你!

荒北:啊?剛洗完?頭髮擦乾了嗎?

東堂:正在擦呢,有些水滴在床上,有點髒。

荒北:你笨蛋啊?要是感冒怎麼辦!

東堂: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感冒呢!

荒北:是啊,笨蛋不會感冒呢…

東堂:喂!荒北!夠了!一直笨蛋前笨蛋後的!是你叫我多打電話給你啊?!哼,我要掛線了!

荒北:噯喂…!對不起啦。

東堂:嘿嘿。…啊,滴到在胸口了!單手擦頭果然不方便呢。

荒北:(骨碌)…你是怎樣滴到的啦,不是普通居家服嗎?

東堂:嗯。是浴袍啊。

荒北:啊——

東堂:我今天洗晚了嘛就想趕上平時的時間打給你嘛我生日荒北都準點打給我我都不能虧待你嘛隨便穿點就出來了。

荒北:啊哈,要是我能抱住飛奔出來見我的東堂大人你說該多好呢。

東堂:哇哈哈哈我張開雙手等你來呢。

荒北:啊,看到⊙頭了。(低沉)

東堂:哈?你說甚麼啊笨蛋你怎會看得到!

荒北:你不就隨便穿出來的嘛?腰帶沒繫好吧?你動作那麼大恐怕鳥都露出來了。

東堂:啊!?……沒、沒、沒有!!!

荒北:沒有穿內褲是吧。晚上天氣冷啊東堂醬喲。

吶~靜一些,閉上眼,我現在就在你後面抱著你喔…把浴袍打開一點…對,這就可以輕鬆捏東堂的小⊙頭了。唔…還是一樣敏感呢。對上一次做是……

東堂:等等等等啊荒荒北!我我的手機好像過熱了!這這次我真的要掛線啦!!

荒北:熱的不是手機是你的臉吧。你房間有鏡子吧去照照你的美形臉然後承認吧。

東堂:嗚…!都怪你突然鬧甚麼…!我會想你的…啦!

荒北:不想想是誰用浴袍引誘我啊。硬了吧,我幫你解決好了。

東堂:哈?你又不是真的在…怎樣解決?

荒北:嘿…你就照我說話做好了。

 

東堂:嗚…不要吹氣過來…耳朵癢癢的…

荒北:可是小東堂很興奮不是嗎?每次這樣小東堂都一定會抬頭看我。把下擺拉開點給我檢查一下?

東堂:……

荒北:嗯?報告呢?

東堂:…………有精神。

荒北:呵。吶,現在你的右手是我。剛才的撫摸還不夠吧?現在呢,我會讓小東堂更加興奮起來喔。我從左肩撥開你的浴袍,你的膊胳和左胸都坦露出來了……現在還有練習騎車嗎?

東堂:當然有!不過現在主要幫旅館忙事,不能像從前一樣整天玩了。怎麼突然問起這個啊笨蛋荒北!

荒北:我在想,你的皮膚應該更白了?雖然以前也不見得曬黑過多少。⊙頭捏紅了的話應該會更性感吧。

東堂:…唔……

荒北…要怎樣才能停下?

荒北:那得要你說給我聽啊。

東堂:……呃、過份…現在開始變硬了,充了血似的…周圍被手指摸過的地方都像發熱…這樣夠了吧?

荒北:真心急啊東堂醬。我再順著你稍微發福的胸腹——

東堂:我可是美形的東堂大人!就算少練習了也不會讓自己發胖的!笨蛋!

荒北:笨蛋!不要破壞氣氛啊!我覺得你這樣有點肉別有一番性感想幻想一下不行?!

東堂:誰知道你…我覺得我的臉很燙……唔…好想親、荒北……

荒北:啊~你這個人啊……難道我不想嗎………有了,手背!吶,我們把手背當成對方的嘴…啾❤ 

東堂:啾…啾…不太行呢,我怎麼都想像不到我幼滑的手是荒北乾巴巴的嘴……

荒北:畢業的時候你不是硬塞我一支潤唇膏嗎?!我每天都有用不會再乾!笨蛋!

東堂:哦呵哈哈哈…那你還要不要繼續做下去?小東堂有點寂寞呢,我要…拉你來幫我給它打氣喔。

荒北,說點話嘛,在做的荒北的聲音有些磁性…我很喜歡……

荒北:啊啊,真想舔你羞紅的耳朵(對著手機舔了一下)。記得我是怎樣幫你擼的麼?不只小東堂,左右兩旁都要摸捏呢…唔…就這樣交替著……

東堂:嗯…荒北…荒北……還不夠呢……

荒北:嘿……你用頸夾著手機,一邊擼,另一隻手一邊摸其他有感覺的地方吧…啊…你知道自己的敏感點嗎?嘿,試試用食指輕輕在肚臍周圍打轉?記得有次你好像挺興奮的。擼的手不要一分神就停下啊。

 

東堂:嗯哼…嗯……嗯嗯………

荒北:…嘖。

東堂:怎麼了?

荒北:手機貼太近,好像你真的在我面前,喘息都呼進我耳朵裡…我也硬了。

東堂:嘻嘻。

荒北:笑甚麼笑,還笑得那麼噁心。

東堂:不只有我才被這麼弄得想做,隔了手機我美形的魅力仍能傳到荒北那裡,這樣想就更興奮難耐了。

荒北:那今天再聽我多點話吧。我狠狠捏住東堂發硬的⊙頭……

東堂:會痛的啦。

荒北:痛楚更刺激著下身。來,再來幾下……

東堂:嗯……可惡、你這隻野獸…!

荒北:是啊是啊,可以的話我還會咬呢!

東堂:哈?!

荒北:聽到我說會咬更興奮?呵呵,東堂醬變態。

東堂:可惡荒、北……啊!

荒北:怎麼了?要♂嗎?這麼快?主菜還未上呢。

東堂:你說誰早洩?!手機掉了而已。一邊夾著手機一邊做很辛苦嘛,不如開擴音器——

荒北:你發傻啦?你家有多少年歷史你比我更清楚吧,就只是你的呻/吟搞不好都被牆的另一邊聽到了。

東堂:啊……我沒有在房間吵鬧過怎會注意到…可是……

荒北:好吧,你就躺下來,手機貼近耳邊,把音量調大聲一點。聽得清楚嗎?

東堂:嗯…這樣還能看到荒北的頭像,有種荒北在身旁的感覺吶……

荒北:糟了。現在聽起來你的聲音更性感了。

東堂:嘿,我可是美形的東堂大人,聲音當然也是…

荒北:嘖,讚你兩句就以為自己能飛麼。

 

東堂:………………

荒北:……現在甚麼情況?

東堂:…吶、荒北……快點……好想…你的……插進來……

荒北:(喉頭一緊)啊。你頭再湊近手機一點,我要連你的呼吸聲都聽到。吶,首先曲起雙腳,就是M字開腿,一隻手撐開後面,一隻手沾一些前⇧腺液…唔…先放兩根手指進去試試。

東堂:我自己沒試過啊…有點害怕…又看不清楚………

荒北:唔…放個枕頭墊著應該會好些?

東堂:那會弄髒枕頭啊!

荒北:嘖。那對著鏡子吧!你不是整天都在鏡前左照右照嗎?

東堂:不要。那不就赤○○顯示你不在我身邊嗎?不要!

荒北:可惡,撒這種嬌,害我興奮到不行啊東堂醬。要我還是枕頭你自己選。

東堂:………

啊……噫…呼…………啊荒北,接下來要怎樣做?

荒北:動起來吧。是我的話會先拓開小◎的形狀,然後慢慢深入,碰碰甬道壁…有點感覺嗎?

東堂:唔……感覺有點軟軟的…手指經過的地方很熱……碰到壁時有點像癢又不知該怎樣說的感覺…想再多一點…可是…尺寸和荒北的不一樣……感覺還是差一點…咕……

荒北:唔哈……那再放一根吧。對…小心放進去。另一隻手托住大腿支撐一下──

東堂:前面怎麼辦?嗚嗚,打了個哆嗦,又有些流出來了!

荒北:你先耐著…等下還會更刺激的喔。現在開始加快節奏了!

東堂:呃哈…嗯嗯…荒、荒北……荒北啊……

荒北:東、東堂…啊啊…叫我…下面的名字……

東堂:……下面…?唔唔…小雞g──

荒北:嚇!?我下面的名字不是我「下面」的名稱啊笨蛋東堂!!靠!差點萎了!

東堂:…靖友?……靖友…啾…很舒服…再快點…唔啊啊…快要……

荒北:尽八…唔唔…再忍耐一下…我也快…了……

東堂:嗚…前面已經…濕得一塌糊塗了……像…泉眼一樣…嗚…

荒北:噗哈哈你這是甚麼鬼形容!那你就捏住泉眼,直到我說可以才讓它♂喲。

東堂:你就喜歡看我難受的樣子…靖友…唔嗚……

荒北:啊,美形為我難受扭曲的樣子我最喜歡了呢。

東堂:混、蛋,還要用這種聲音…!咕…辛苦但…腦袋、要麻掉了……

荒北:你也不要…嘿唔…用水汪汪的眼睛咬著唇說啊…

尽八…別忘記…衝向終點的我…活脫脫是頭飢餓的野獸啊…

快到了…尽八,我們一起……

 

那天之後,東堂似乎愛上這個玩意,每天晚上例必吵著荒北來一發。偶然一次是情趣,每天都隔個電話是焦慮。沒幾天,荒北放棄了寶貴的打工日,一大早乘新幹線到箱根去。

 

 

 

 

─────

FT:

荒東真的很吵很可愛啊啊啊啊啊趕東堂先去完成任務自己卻接力挑釁卷島的荒北還有雖然說荒北懶散但對他在比賽中的評價很高的東堂喔喔喔喔喔這2個人太有趣了

然後當到飢餓發展成對肉的渴望時卻發現他們的肉不是短就是笑>肉,好吃是好吃但吃不飽啊QUQ於是也自己煮一下……結果…嗯,他們似乎是要48TAKE才能不笑場的CP(遠目)以後我會乖乖地節食的QUQ

评论(2)
热度(29)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