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Free!/宗凜]輕率的中世紀PARO

(↑能寫下去的話再改個像樣的名字吧)

宗凜主要,真凜/遙凜不確定

預定主要角色:鮫柄王國:宗介→騎士(騎士小說那種騎士),凜→公主(♂);岩鳶王國:遙→王子;橘公國:真琴→親王(遙的表弟)

如此free又混亂,有雷請點叉

 

 

 

 

 

 

 

 

 

 

 

 

國在擴張。

 

國力日益繁盛,然而在國的角落,有一些家族卻在權力鬥爭中失去影響力而逐漸步向衰落。持續多代的衰敗,後代已失去昔日貴族氣魄,在王國壯大的同時遷到離繁榮與戰爭中心的邊境,但求安穩度過餘生。

 

山崎和松岡家族正是大時代的沒落貴族,兩家為世交。松岡家遷至邊境後便以捕魚為生,不幸的是由凜的曾祖父到父親三代男性都在遇上海難而死,人丁凋零至凜這代已喪失一切貴族的榮譽,凜對家族過去的光輝也毫無頭緒。當下的松岡家與一般貧苦大眾無疑,僅靠凜的祖母和母親做女工的微薄工資維持。

 

山崎家族雖也正在萎縮,但積存的家當仍能供給處於偏遠地區的他們相對豐足的生活,還有多餘的錢接濟老朋友。

 

宗介是獨子,他待一同長大的凜和江就如同親兄弟、親妹妹般。宗介和凜日常都愛到河邊玩耍、拿樹枝比劍,像一般的哥兒。如果他們在屋子裡玩,江則坐在一旁看他們鬧。

 

八歲的某一天,他們如常在河畔玩耍,不經意撞倒一個老人。老人看起來虛弱,穿著樸素,但凜扶起他時摸到他衣服的質料之細滑是他從未接觸過的,他馬上知道來者身份顯赫。正要低頭賠罪之際,老人卻叫他抬起頭。

 

「奧羅拉,真的是妳啊。終於再見到妳了。」

老人唸唸有詞說著一位女性的名字,不是尋常百姓家使用的高貴名字。

 

凜慌忙解釋他是男孩子,可是老人充耳不聞,更把他摟在懷裡,凜縱使出全身力氣掙扎不果。老人現在看起來一點都不虛弱。

 

此時宗介和看似老人的侍從的男人一同前來,看到這驚人的一面雙方都立即戒備起來。

 

「哪裡來的老糊塗!快放開凜!」

 

「汝等骯髒的鄉下孩子!知道你們面前的人是誰嗎?還不速速下跪!」

 

侍者走到老人身邊,小聲而恭敬的道:「我尊貴的王,您沒受傷嗎?那野孩子有弄髒您嗎?」

 

「無須緊張,歐文。」王按著歐文發怒的肩,「不是跟你說過不要在外面叫我『王』了嗎?吾沒事。你嚇著奧羅拉了,她還是個孩子。」

 

歐文跟從王已有四十年,奧羅拉的名字靠著老人的話語縈繞他大半生。

 

奧羅拉是國王仍未成為國王前青梅竹馬的鄰國公主,國王本以為他們順理成章結為姻親,可是政治婚姻將公主嫁至遠方,後來更聽說因夫妻不睦鬱鬱寡歡而死。從此國王更悔恨自己的軟弱,積極開拓疆土,版圖是他即位前的一倍。至晚年身體狀況大不如前,他逐漸把權力移交王太子,一有時間便到新建的行宮靜居。

 

這個年頭,只剩下畢生跟隨老國王的歐文知道老國王的秘密,並陪他在向著奧羅拉永眠之地的地方聽他呢喃當年的浪漫史。

 

紅色柔軟的頭髮,水汪汪的淚眼,羞澀的紅暈,白玉的肌膚。的確很有當年奧羅拉公主的風韻。

 

──可惜,是個男的。

 

歐文掃視凜全身上下,「如有冒犯,萬分抱歉。在下名為歐文,這位是我主:威廉。」

 

「我是凜。對不起,我是男的,不是您們要找的『奧羅拉』。」縱然父親在凜很小的時候已過世,但凜對他的訓導都銘記在心。在對方報上名字後主動回報名字是基本禮貌。

 

凜悄聲叫還在張牙舞爪的宗介冷靜,宗介依然有所執拗,直到凜微笑說沒事,宗介才彆扭地報上名字。

 

「凜…凜啊…是個好名字。」老者捋著白鬍子,慈祥地看著標緻的邊境孩子。

 

 

此後,老人每天都與侍從到河邊找凜,老人除了偶然叫錯凜的名字外對凜都很好:和凜說外面的世界,教凜不同的事物,有時對他談起年輕時的愛情史,甚至不聽歐文勸阻跳進河裡和凜一起捉魚。

 

凜因家族關係對父輩印象模糊但同時又憧憬著。宗介家與凜家很親近,他的爺爺也把凜和江當親孫兒疼,可是那始終是別人的爺爺,始終有種無形的距離。

 

一天,老人知道凜的家族狀況後,提議找些陸地活動,照凜和宗介指路一行人到有野兔出沒的樹林,老人利用臨時用小刀削尖的樹枝進行狩獵,例不虛發,所獲甚豐。

 

狩獵的雄姿將凜對父輩的憧憬形成一個更具體的形象。

 

「如果我有爺爺的話,應該就是這樣子吧。」圍在柴火分享獵獲時,凜沒頭沒腦的說。

 

「凜,你要當我的孫兒嗎?」

 

老人捋捋白鬍子,慈愛地問。凜方驚覺自己說了不恰當的話,老威廉是貴族,而他只是漁夫之後。在歐文刺人的目光底下,凜羞澀的低下頭,眼睛垂下又抬起,「不敢…是我…冒犯了…」

 

「不會,凜主動提出來,我非常高興!容我明天到府上拜見你的高堂吧!」得到凜首肯,老人摸摸凜的頭,「那我得去準備一下,明天見。」

 

 

「喂,凜!凜!聽到我說話嗎?凜!」

 

凜呆呆目送貴族的背影遠去,宗介把他喊了幾次,他才回過神來。

 

「只是被個怪老頭當孫兒至於那麼高興嗎?」宗介揉亂凜的頭,凜立即躲開了。他們平常都愛這樣互相鬧著玩,凜從沒試過反應這麼大。

 

宗介撫摸自己被凜甩開的右手,悻悻然道:「那個老頭肯定有所企圖啊!」

 

「我只是個漁夫之子,能有甚麼利用價值啊?」

 

「你忘記他老是把你認錯那個甚麼『奧羅拉』嗎?他不是、也不會成為你真正的爺爺!這種小孩子的憧憬還是快快消失吧!」

 

凜一拳揮向宗介,宗介的左臉硬生生接了一拳。他們雖會吵架、格鬥,但從未打過架,拳頭相碰在他們間更像是和解或達成共識的儀式。因此在凜揮拳的一瞬,宗介不能及時反應,到反應過來時他們已在地上扭作一團。

 

以前他們即使有爭執,到最後宗介都會相讓,然後和解。然而這次宗介沒有吝嗇拳腳,因為他覺得他是對的,可是他卻沒有其他溫柔的辦法叫醒凜。

 

消耗了多餘的體力,宗介大字攤在凜旁邊,對著午後逐漸染紅的藍天。

 

「對不起,我不是想嘲笑你的。」

 

「先出拳的是我。我也有不對。」凜喘著氣,以同樣的姿態躺下,看著天空奇形怪狀的雲。

 

「明天之後你就是貴族子弟了,我要對你下跪禮呢。」

 

「哈哈,不可能真的被收養啦。」凜笑說。凜的臉上沒有傷,笑容卻像怕牽動甚麼傷口似的。「該只是有空約定來見面之類吧……當作未亡的『奧羅拉』。」

 

「……你太天真了,凜。」

「是宗介太緊張啦。」

 

凜轉頭對著宗介笑開了。於是宗介把對疑慮吞回肚子裡去。

 

 

 

第二天早上,家門外傳來匆匆的馬車聲。威廉先生和歐文比預定時間早來到松岡家。松岡一家剛吃完早餐,杯盤未來得及收拾,聽到貴客已到全家手忙腳亂。稍微清理好,凜先去開門。

 

他們的打扮與之前判若兩人,威廉老先生尤其惹人注目──戴上鑲著羽毛的絲絨帽,身穿華麗繡花的罩衫,披著黑色絲質斗篷──凜想,或許老先生的身份比想像中還要高貴得多。

 

「威廉先生,您好。抱歉讓您久等了。」

 

老先生捋著鬍子微笑說沒關係,是他們早到了,跟在後的歐文卻不如主人擺出好面色。凜以為是因為他正眼看著他們之故,一介平民居然直視身份尊貴之人被視為不敬,只擺面色已是相當溫和的警告了。至回屋子裡祖母看見凜立即拿袖子幫他擦了把臉把麵包屑抹掉,歐文的臉才沒再拉長。

 

「汝等眼前乃當今國王威廉。鑑於與令公子相處愉快,吾王有意破例收養為義孫,並領回城堡教育成材,特此前來拜見,求夫人答允。」

 

國王駕臨,松岡家的女人一時不能做主,侍從歐文繼續機械式的代述,國王定當給予凜一家享有肉食的生活。

 

凜家貧,沒有父蔭,留在這小村莊恐怕就這樣一輩子普普通通地過活,或者步其父輩後塵,把一輩子的光榮與死神共享。每天拿著針線替貴族縫合華衣美服時,媽媽都希望這可憐的孩子能有擺脫命運的機會。

 

然而當機會來臨——而且是來自僅次於上帝和教宗的偉大之人——母性又激起她對骨肉不捨之情。

 

國王的請求幾乎等同旨意,貧困的凜家也沒有談判的籌碼,兩位女士誠惶誠恐地答應。然後,國王以需要還要商談一些事情為由,著孩子們到外面待著。

 

 

老先生是國王。

國王要收養我當王孫。

我要…離開這裡?

 

凜帶著江,喃喃自語,腦袋不能思考,不知不覺走到宗介的家。

 

「宗介、我要、進城堡了。」

凜緊握著江的小手,結結巴巴地說,每隻字都從肺腑掏出來似的。

 

「…恭喜你。」

宗介輕輕彈凜的額頭,笑說:「不過你也別興奮過度啊,看,江都被你抓痛了。」

 

凜才有意識鬆開手。凜很少帶上江,所以即使小手掌都快麻掉,江也沒因放鬆甩下凜,倒是凜將她留給嬸嬸照顧,扯著宗介出去了。

 

 

「那個人就是『鬼槍威廉』?」

 

「噓!那麼大聲找死嗎?」

 

威廉王當年大征疆土,引發戰爭,令許多異族痛失家園。又因為他的軍隊風行雷厲,在被征服的土地上皆稱呼他「鬼槍威廉」。宗介和凜所在的邊境,自然也略有所聞。

 

「害怕的話就逃吧。」

「逃掉我家人怎麼辦!」

「那你就順應天命就好嘛。」

「可是霎時之間我還沒準備……」

 

「這又不行那又不行,你到底想怎樣呢,凜?」宗介撓撓頭,「你想去的吧?不,你必須要去。只是事情來得太突然,你不知該興奮還是不安好。你將會擁有同為男性的楷模,而且還是僅次於上帝及教宗的最高權力者,然而這亦意味著你必須與扶育你長大的奶奶和媽媽、還有疼惜的妹妹分別。這並非你所願。說到底,你是怕寂寞吧。」

 

「宗介!!你吃了我肚裡的蟲子嗎!」凜發現寶物一般張大眼睛。

 

宗介對凜的反應置若罔聞,「是男人的話就不要再婆婆媽媽了,小凜。」

 

「混蛋!只知道踩我死穴!」

 

宗介一句說話即把凜由驚喜轉怒,一腳踢上宗介的腿。

 

那一腳應該挺痛吧,畢竟是他毫不留情用上全身力氣踢過去的。只見宗介眉頭沒皺一下,笑道「暢快吧」,凜心情亦隨之輕鬆不少。

 

「凜,我會成為騎士。」

倏地,宗介眉頭收緊,認真地說。

 

「對啊,你說過會去當呢。」凜苦笑。

 

「我會成為出色的騎士,然後到城堡找你。等我追上來,凜。」

 

曾經,凜也擁有同一個夢想,當威風的騎士,保衛國家,光耀門眉,但很快便知道漁民的家境並不容許送孩子當侍童。不要緊,現在他有新的夢想了。

 

「我才不會乖乖坐著等你。我會勤加修養,成文滔武略、受人愛戴的王子,你將會加入我的光榮騎士團麾下。如何?」

 

「好啊,一言為定。」

 

宗介伸出拳頭,凜有默契地碰拳。拳頭撞擊的力度比平時大一些,是他們最後亦是最重要的承諾。


TBC(?????)

================================

第一次寫PARO,

開始時只想表現一個騎士宗介然後不知怎麼就直接變成中世紀PARO...只是想腦洞一下但一寫到對白又不禁詳細了(煙  然後發現原來貼一個PARO出來需要很大勇氣(雷的意味) XDD||||

開首的警告和本篇完全不相干(靠) 不過應該能發現點頭緒凜公主的部份?www 至於其他的....希望還能有機會繼續做說明...有人想看的話O<-< 

评论(4)
热度(24)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