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沒梗的荒東劇場

(交往前提)


部活結束,東堂又在打電話給卷島。

新開:靖友,東堂一天給你打幾次電話?

荒北:基本上都是LINE。

新開:你真大方啊,靖友,可以容忍另一半和其他人通電的次數比和自己頻繁。尽八也是缺這點心眼啊。

荒北:啊?你說甚麼啊?那傢伙一天到晚在耳邊吵還不夠嗎?

東堂:才不吵!我也由得你迷戀小福嘛!就在我眼前呢!像我這樣又大方又美型的人會和你一起簡直是上天丟下來的禮物!你這個撿便宜的!

荒北:吵死了混蛋!你不是在通電話嗎插甚麼嘴!脫下你土爆的髮箍才說吧!

(下刪十萬字)


畢業禮結束後,荒北把東堂叫到自行車部後面。

東堂:怎麼了?你想要我的第二顆鈕釦嗎?fanclub裡很多可愛的妹子都搶著要說,不過只要你開口我也一定會留給你啦。

荒北:笨蛋!我們的又不是立領校服,第二顆釦子有甚麼意義?

東堂:嘖那你神秘兮兮的搞甚麼啊?

荒北:我想你打電話給我。(語速x3)

東堂:?

荒北:……我想你打電話給我。不要用LINE,直接撥號給我,像你給卷島一樣。對了,聽說卷島要去英國了?那你把以前打給他的時間、還有你用來和我LINE的時間,全部都用來打給我吧。

東堂:為甚麼?你不是說我很吵嗎?

荒北:我會去洋南,你留在神奈川,不打電話怎樣吵得起來你倒是說說啊。

東堂:啊?哈哈,不過到時我可能不想和你吵了。看不到你的醜臉,我會想多聽你的聲音的。

荒北:哼,原來你還會這點心眼的嘛。

東堂:要是你敢搶過我和小卷的通話的話,說不定會早點發現呢。狼先生。


评论(2)
热度(10)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