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HQ/及月]GAME OVER #1

.《GAME OVER》設定相關,時序不順,今後也許會繼續摸…有人想看的話w

.盡是不明所以的內容(好意思

 

 

 

 

 及川大三、月島大一,大學第一個學期左右




「小月,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深夜,電視播放著經典愛情肥皂劇,男女主角初相識便恍如隔世的樣子教及川失笑。

 

「不相信。」

 

「我想也是。」

 

及川簡單的認同成功分散月島的注意,月島停下寫報告的手,對及川泛起曖昧的微笑:「喔?你不是試過跑來追清水學姐嗎?」

 

三年前,烏野第一次和青葉城西的練習賽,及川是決勝發球員,連賽後私下在校門搭話算起來也沒有一小時,及川當時只顧「忠告」他「可愛的後輩」,和清水只有賽後的一面之緣。然後,不久便見穿著與烏鴉顏色相反的校服的城西少年來到烏鴉聚居之地。

 

他不識相地在潔子親衛隊(成員2人)面前問清水拿電郵,清水本來就不擅長應付搭訕,加上眾目睽睽的壓力,她拒絕及川後飛快離開體育館,潔子組狂喜、「優質男」敗走的情景,相信當時見證的每一個人都難以忘懷。

 

「哦,小月對我的事都記得很清楚嘛。嘛,不過也是啦,我『及川徹』被人拒絕得那麼乾脆,和月蝕一樣罕見呢。」

 

「那個老梗肥皂劇勾起你的陳年戀愛失敗史了?你也有感觸的時候嘛。」月島拿過遙控器,將呼天搶地的哭喊收細音量。「你就好好一個人抱著電視感觸個夠罷,別妨礙別人作業。」

 

「小月真絕情。」

 

及川接過遙控器,將頻道轉到新聞台,剛好重播最近一個涉嫌挪用公帑的議員崩潰嚎哭的醜態,難看得及川立即把電視關掉。

 

他懶洋洋地從冰箱倒出一杯牛奶拿到微波爐加熱,然後悄聲走到月島身旁,把熱牛奶放在案頭。

 

「你自己喝吧,我還未是時候睡。」月島在及川放下杯子時瞥了一眼,目光又回到屏幕上。

 

「喝吧,眼睛都乾澀得出紅絲了。早點睡,明天再寫吧。」及川看著報告上模糊的倒影,金色的視線因他的話轉移到他身上,「還是你想我餵你?」

 

「少在一旁自說自話——」月島的反抗給及川大開方便之門,及川含一口牛奶、抬起月島的下頷,往發火的嘴巴灌溉。

 

月島清秀的眉頭雖皺成一團,嘴巴活動卻在好好的配合及川,熱牛奶順利過渡、沒有流出嘴角一塌糊塗,使及川的放肆不得逞。不過也不能斷言這就是及川的失敗,瞧他臉上的笑容,月島再沒續寫報告的餘力來看,誰勝誰負當下還說不準。

 

「哈…」

 

及川摘下月島的眼鏡,摸上他繃緊的眉目,趁月島被自己的小動作擾亂,將他拉到自己懷中,兩個人就此向後面的床倒下。廉價貨承托力不佳,兩具高大男子深陷到底。

 

及川比月島矮的幾厘米在不平面的床上並不是甚麼一回事,然而比對方重四公斤卻足以讓他在力氣上佔優。他一個翻身,月島修長的手腳就被制住了。

 

「一見鍾情…第一眼就死心塌地愛上,甚麼都沒做過就愛上,太輕率了。你說對嗎,小月?」

 

及川的身影蓋在月島身上,落在月島臉上,映在月島眼裡。月島眼前立即黯淡下來,馬上又回復金亮。

 

「所以我也得顯得慎重些才不負厚望。」

 

月島給及川一下膝擊,及川趕緊按著腰腹,沒有擊中要害算不幸中的大幸。

 

「只是親一下就要到床上解熱,過份歸順本能不也和膚淺的愛沒兩樣嗎?」

 

牛奶不再是燙口的熱。月島意謂免得及川又做甚麼小動作把牛奶倒翻,提起杯子拿出房外。

 

不一會,及川以緩步跑為由出外。熱過又變暖的牛奶變得索然無味,月島勉強再呷兩小口,就把剩下的都倒掉。

 

 

 

記住,這只是場「遊戲」。


评论(8)
热度(21)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