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一些千泉草稿

  • 總是不是忙就是病倒舊坑未填新坑又挖於是都是些不能正式發的稿子

  • 希望有機會填完;w;

  • 截出來看看有沒有讓人有興趣的…歡迎討論ლ(╹◡╹ლ)




炸蝦日

爐火關掉,紅色的感應加熱仍留著餘溫,不停向上輸送的蒸氣隨著食物端起四散掉,抽油煙機也相應休息。守澤千秋終於等到一個可以活動的時機,自告奮勇幫忙從放了一片檸檬的玻璃壺裡倒了兩杯水,托著頭坐在飯桌前等待廚房的人忙完。開放式的廚房讓他不錯過廚房工作的一舉一動,包括那個人利索地解下圍裙背後的結,掛好圍裙後回頭,面頰微紅地端上兩碟精心炮製的奶油大蝦意大利麵。

只是一小時左右,不知為何有種好久不見的錯覺,而且他的戀人變得更可愛了。

千秋立即切換成正襟危坐的模樣,才將自己的妄想列車剎住。

「就算是電磁爐對著久了還是覺得超~熱的。」瀨名泉一邊放下碟子一邊發牢騷,明眼人一眼看穿他在試圖解釋自己臉上異常的顏色,千秋還沒不識相到當場揭穿,他露出一貫稚氣的笑臉,「下次也讓我幫忙吧!英雄就是別人有困難的時候登場的!」

「不~要,還沒開始煮東西就要被你熱死了,『紅色的太陽』。」

「哈哈哈。」千秋誇張地吸了一口冒上的蒸氣,「味道很香啊!要是有炸薯條就完美了!在聽到瀨名說『會做我喜歡的菜』後我一直期待瀨名親手炸的薯條呢。」

「哼!炸薯條?要是我的臉給油燙傷你要怎樣賠償給我?你能賠給我嗎?超~煩人!我只會做我喜歡吃的,你愛吃不吃!」

泉很容易被踩到地雷,千秋尤其是這方面的能手,泉生氣起來甚至不顧餐桌禮儀直接開動。

「到時我會負責任照顧你的,吶。」

儘管泉正眼也沒看桌子的對面,千秋依然直勾勾地看著對方,小聲地說道。當泉從食物得到滿足後稍稍冷靜下來時,千秋也正在大快朵頤,一邉吃著大蝦一邊喊著好吃,連尾巴也吞下。

看到喜歡的人高興地吃著自己做的、喜歡著自己喜歡的食物,泉的表情也變得寬慰,愛照顧人的本性又起。他拿起餐紙巾,稍稍站起身,給千秋的嘴邊擦多餘的醬汁。

泉的溫柔是一種魔法,連最愚鈍的豬頭都懂得知情識趣起來。千秋抓住泉拿著餐紙巾的手,向對方報以一個溫柔的吻。

「……謝謝款待啦☆」千秋的左手把泛紅的臉半掩起來,又忍不住舔舔嘴唇,回味著從泉那邊奪過來的味道——明明應該和自己碟上的一樣卻又多了一層甜酒的醇。

 

 

AI PARO(人類(?)千秋,機械人泉)

事故之後千秋要給泉做詳細檢查,泉表示自己的身體沒受傷,機能沒損壞,拒絕檢查。千秋很緊張,用從來沒有過的態度責備他。泉沒見過生氣的千秋,也想起施襲者猙獰的臉,害怕並警戒著。雖然嘴還是很硬,但最後也折衷做個例行檢查。

千秋有一個手提工具箱收在床下底,泉很意外他會有這種東西。千秋苦笑:「是博士硬塞給我的。」

例行檢查需要脫衣,泉一臉不情願地撇過頭,手倒是很利索地解開鈕釦,千秋卻不知道為甚麼會覺得尷尬。

檢查結果基本上沒問題,千秋還是幫泉的右手手指做了一些維護。自事件後身上的違和感終於消失,泉才發現自我檢查系統也不是完美無缺。

「泉是完美的」,博士的話是泉的支柱,泉的自我的評價也是由這句話而來。可是,原來博士也會出錯啊,光想想就叫人難受。千秋看著泉皺起的眉頭以為他哪裡不舒服,泉只是說了句「謝謝」。

千秋半夜醒來,一動身泉就醒了。剛睡醒的泉眼睛閃著月光,令人憐惜。千秋不由自主撥開泉的劉海,在他額上給一個晚安吻,意外地打開了泉的睡眠機關。「晚安…千秋……」

泉安睡的時間是千秋和他一起生活以來第一次擁有的私人時間,千秋離開他平穩的呼吸,駕輕就熟的把電線接上自己的手臂……


 

食欲之秋

打開便當,一道刺眼的光芒從中發出,叫人不敢直視,千秋趕緊把便當蓋上,嚥了一下口水,裝作甚麼都沒看見,便當裡光溜溜的茄子又再次不見天日。

嗚哇……泉真的生氣了。

千秋有一個很容易生氣的戀人,他的戀人有一個很容易讓人消氣的情人,於是他的戀人一般都不會生氣到翌日,於是千秋的便當都能保住,羨慕拍攝現場多少單身男性工作人員。

非一般的情況千秋也遇過,畢竟再會讓步也有堅決不能退讓的底線,畢竟大家一起都在激烈競爭的藝能界掙扎求存,被擠壓出些脾氣也不稀奇。讓泉的脾氣留到明天的結果只是很簡單地沒有明天的便當而已,但在泉每天的手巧便當餵養下千秋的胃已經回不去靠便攜便當撐過下半天拍攝,於是這樣的情況也再沒有下次。

昨天他們發生了些齟齬,今天泉還面帶笑容雙手給他遞上便當,為甚麼他沒發覺有異呢?或許就是那個非營業的笑容太可愛了使他亂了心神吧。真是的,明明都不是第一次見了。不過也不能怪千秋,畢竟擁有一個可愛的女朋友為自己做便當是他在戀愛路上畢生的夢想啊(雖然不是「女」朋友)。

「唔?守澤君怎麼對著便當發愁?」一位與千秋稔熟的燈光師捧著腹走過來,把他對外的形象召回。

「我沒事!只是今天特別肚餓而已!我的便當不小心摔壞了,打算等小林上完廁所讓他幫我買一個☆」

「今天守澤君整天都吊在威亞上飛來飛去,體力消耗很大嘛。對了,剛才聽說負責便當的助導算錯人數訂多了便當,你去看看吧,順便把被導演罵個半死的小助導拯救出來吧。」

最近他實在忙得可以,當中也沒有教育或小朋友相關的工作,心中總有些納悶。那個便當意外地讓英雄有用武之地,千秋心情微妙得差點又忘記戴上面具吃飯。

口腹之欲解決了,然而心中的陰雲依舊不散。


 

演藝未來PARO (梗概)

千秋忙時泉會冒出很多不切實際的擔心,但理智的一邊告訴他不能打擾對方的工作。為了抑壓這方面的衝動他開始接很多情緒起伏很大或內心很複雜的角色,反正把自己弄得比千秋忙就行,反正把自己弄成「瀨名泉」以外的角色就不用擔心守澤千秋對「瀨名泉」有什麼影響了。 
漸漸地千秋開始覺得不妥。

很多時候泉都不能從角色抽離,回家仍把角色的感情帶進來,泉本來都是挺有脾氣的人,但這種歇斯底里就連老好人千秋都有點吃不消,而他自己也受工作的情緒影響…本來想勸說泉減少工作結果卻和對方吵起來。

無法放棄手上的工作、無法忽視他人的期望、照顧全組人飯碗的負任的心情都是一樣的,認清他們最內在的東西仍然和高中時期沒變後千秋也難再和泉吵起來……

明明從前只要笑著大聲把人拉起來就能讓人跟著他跑,為什麼現在對最重視的人卻完全沒辦法呢?這樣還配當英雄嗎?

鬱結難消的千秋也開始消極地和朋友到酒吧喝酒,結果卻成為另一種吵架的緣由。

諷刺的是,這段時期坊間對泉的演技的評價也是最高的,千秋也是拼了命的演出。千秋拍完一個電影後終於要了一段小休,但泉仍未肯停下,最後他們協議泉拿到獎就一起去旅行散心。

當時泉是事務所最紅的20-30代,得了獎後事務所更加沒那麼容易放過他。看著一天比一天憔悴的泉,千秋忍無可忍去到泉的事務所鬧「是否想把泉逼死才開心?!」在場人士看到拉著千秋的泉像一會兒人偶不會反應一會兒不顧儀態地哭都無法否認這個狀態的泉真的快垮了,只好批准泉放大假……

 


ABO PARO (A千秋,B/O泉)

求診的結果竟然是和醫生爭論要不要生孩子,像是被當猴子耍似的,泉被氣得忘了戴墨鏡便走出醫生房,被其他候診的人認出來,引起一陣小騷動,全靠千秋把他拉走。

「不好意思,我們趕時間。」千秋木無表情地說。不過他已經全身喬裝,根本沒法看到表情。

一般模式的千秋要不是十分趕時間都會停下來照顧一下粉絲稍稍簽個名拍個照,這次可說是態度最冷淡的一次了。千秋正在煩躁不安,迎風傳來千秋的氣味使泉更確信這點。

「難道是因為我都一副拒絕給千秋生孩子的口吻?不、不是的,那個混蛋醫生每次定期檢查都拿這點開玩笑,今次和千秋一起來她就更放肆了我才忍不住……」泉邊想著不自覺更握緊千秋的手。

在車上千秋沒有說一句話,泉欲言又止。千秋在應該轉彎回家的路上直駛,泉緊張又擔心地說「千君…駛過了…」千秋終於開口說話:「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

他們來到一個人煙稀少的海邊,千秋熟門熟路打開一座廢棄燈塔的門,帶著泉沿著螺旋形的樓梯走上塔頂。他們踏上老舊的鐵梯級的聲音迴蕩,還有樓級受震動掉下積塵沙沙的聲音。

燈塔中身如此殘舊,塔頂360度的玻璃卻光潔如新,地下也有明顯打掃過的痕跡,似是有人有意為之。俯瞰粼粼波光的同時也像被大海包圍,不過更深刻的還是這裡充滿了千秋的味道。

「秘密基地似的。」泉脫口而出。他們的居所以外還需要一個密室獨處,泉是有些感覺微妙。照常理A和O一旦標記,彼此的氣味才是最令對方安心的地方。不過他們的情況比較特殊,雖然他們在一起已久,但每次都只是短暫標記而已。


评论(6)
热度(20)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