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あんスタ/千泉]全力少年

.前略,只想寫個全力奔跑的告白

.少女漫畫

.標題來自一首歌

 

 

 

他騎上電單車,向著那個他將要離這島國遠去的方向前行。

私家車也要一小時車程的距離,烈日當空之下縱迎風而騎一路上也不免流汗,電單車唯一的優勢就只有塞車時還有空間超車。

為甚麼要落得如此狼狽?因為被小看了?「看小泉平時對別人的事都諸多意見,結果自己的事卻在逃避,真不爭氣啊。」混蛋人妖,我只是明白捉得太緊珍視的東西反而會從手中漏走的道理罷了。

可是你不是一直不管別人的閒言閒語嗎?大可不理會他朝自己的決定走不就好了?一星期後他就會回來了,到時再想甚麼藉口去見他就好了。很容易辦吧?畢竟你們還有許多未分的勝負。

但是,我想和他比甚麼呢?我不是只是為了勝過他才和他分勝負吧?我不想輸給個頭腦簡單的笨蛋,只是這樣而已。但笨蛋是無法擔起古豪隊長的位置吧?

他跟著前面的貨櫃車匍匐而行,隔壁行車道上原本和他平排的車輛早已把他拋離。貨櫃車是個障礙,巨大的陰影覆蓋了天上的指路燈,藏於黑暗中的問號伺機銬上他的手腳使他動彈不得、勒住他的脖子叫他不能呼吸。

一道吵耳的汽車響號從後越過,掛著夜露死苦旗幟的不良高聲嘲笑比響號更刺耳。他們不知道電單車的主人是誰,可是從電單車的型號就知道是一匹良駒,在他腳下只是通俗美國電影拖在車尾的鐵鋁罐,簡單笑死人。

他狠狠扭動手柄,踩下油門,掙開綁住他的銬鐐,越過高牆,頭上晴天再現。重見天日的光線雖然有點刺眼,他忍不住抬頭,想起那由陽光孕育的笑容、和如同星光閃耀的眼睛。

不為甚麼,只想將自己的心意明確地告訴他而已。

他馬上撥了個熟悉的號碼,「鳴君,你說過會幫我的吧?」

 

到達機場後,他把愛騎泊在一個車位就全速奔向離境大堂。

他的電單車泊得歪斜,差點就要倒到旁邊的車上去,要是鄰車的主人立心不讓,拿車時把車弄花也不需負責任。可是這種事、甚至是他自己的儀容都是小事,現在他滿腦子只想著還來不來得及趕上去見他。

照著嗚君的情報好不容易到達國際出發大堂,站在大堂兩翼中間與人海擦過之時,偏偏忘記最重要的航班,自信的記性竟然在危急關頭失靈,抬頭看機場時刻表也只是一片無機質的字海。他倚靠他生平不曾倚賴的東西──運氣,先往較多登機櫃檯的南翼跑去,結果令人失望。

他沒有天賜的才能,難道連追求自己的愛也不受上天眷顧嗎?

但是他至少還有努力,足以讓他自豪的努力。

「要不是你臨時說要吃漢堡包我們也不用那麼趕啊。」

「我就是想吃MOS的漢堡包嘛。」

「哈哈哈最後也來得及不是挺好嗎?而且上機前仍能吃薯條真開心啊。」

不論何時都中氣十足的聲音,挺直腰板的背影,絕對不會有錯,眾人的英雄,他正全副心思思念的「他」。他一直都深信上天會回應他的努力。

「千秋!」

脫口而出就是他的名字,他緊張得狠狠咬下自己的唇。他的名字是自己的禁忌,幻想過千百遍他們互喊名字的情景,然而現實他喊出口的只有生氣時的「守澤」或是只要納入朋友範圍就會得到的「千君」。

與之對等,對方也只喊過他的姓氏。

「啊!是瀨名!你怎麼會在?」千秋熱情揮手,帶著夜空星辰耀眼的眼睛與陽光般燦爛的笑容走到他身邊。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說。」他上氣不接下氣地說。他原本的計劃是瀟灑地把心意傳達出去,看來光是找到千秋已幾近把他所有氣力花光了。

給我堅持住啊!瀨名泉!

千秋看泉滿頭大汗面色又不好,亦注意到來往的人們的眼光,轉頭對同行人員示意很快會跟上來後,建議泉到一旁坐下好好說,卻被泉拒絕了。

冷靜下來一定無法再說出口了,泉想。

「我只是來說一句話而已。」泉稍稍吸氣,理順呼吸,露出自認為最自信的笑容,「我喜歡你,千君。僅此而已。不過我今天還有事,回答留給你回來後才說吧。」

一個簡單的告白,從他口中偏要變成一個令人困擾的話題。

「瀨名你的性格果然很惡劣啊。」千秋皺著眉說,神色嚴肅。

泉像置身於無垠的黑洞,星光和太陽都離他而去,在沒有重力的黑洞連祈求下雨都是奢望。

「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泉勉強擠出回答的時候,冷不防被擁抱入懷。

「我還打算回來後找機會跟你告白,沒想到被你先說了!可惡!我這個英雄還是不夠格啊!」千秋說著擁抱更緊了,此時泉終於察覺到周圍的視線。他第一次不是因為厭惡而避開路人的視線,他把頭埋在千秋的肩膀,感受一陣熱,不知是屬於千秋的體溫、還是來自自己的面龐。

「我守澤千秋喜歡瀨名泉!泉,我最喜歡你了!」

「我也是。千秋。」

只屬於情人間的細語。

评论
热度(25)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