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檔。
假傻大個X真不高興/犬貓派

[弱虫/荒東]向陽之田#1

.復健,感覺太久沒寫文生疏得可以SAD

.把被我荒廢到變成過氣的花吐病梗拿出來,放在電腦內是坑放上來是坑放出來還有點動力填(ry

.原梗出自少女漫畫《花吐き乙女》,不過我只看得很籠統,關於吐花病的說明可能會有些出入請注意

.荒>><<<東


向陽之田#1


曾經,花是美麗的代名詞。


自從「吐花病」廣為人知以後,花便成了病源,人人敬而遠之。

吐花病是個潛伏期長、存活率高、傳染性強的病,只要接觸過患者吐出的花幾乎都會被傳染。

花依舊美麗,美麗得令人窒息、美麗得令...

鶴鶯七夕短打

別問我在寫什麼我只是一個眼睏得要命又手癢想寫鶴鶯的人O<-<
BTW日本的七夕好似是跟西曆的啊早就遲到了嘛這點小事不要在意了(呵欠

-------------

今天鶴丸被派往出陣,回本丸正好接近晚餐。餓得很的鶴丸準備到廚房偷菜吃時被審神者逮個正著,任務居然是把閒置在本丸一整天的鶯丸找回來。鶴丸才發現本丸附近少了動物蹤影並不是因為都在鍋上,而是吸引動物的頭領不在。

鶴丸循鶯丸的習慣摸索了一陣,終於在小橋找到了他——和一群鵲,一字排開等候餵食,餓翻了的鶴丸立即想起肥美的串燒。

鶴丸擦了把口水,抵著飢餓的幻覺越過鵲橋,才邁出步伐,鵲群登時四散,鶴丸不忘苦笑道:「我的殺氣如此重嗎?」

趴在鶯丸背後...

[APH/普奧]城市裡的人

炎炎夏日留在城市也沒事可做,正好放暑假到郊外避暑。就在基爾伯特把心動化作行動之前,羅德里赫卻比他快一步,來電說已經到他家門前了。


基爾伯特聽罷連睡褲都沒來得及換立即撲倒出門,照羅德里赫對四周環境的形容,「甚麼?你在Wedding?那裡鬼像我家附近啊?要本大爺大老遠過來接你,真是個麻煩的小少爺!」


基爾伯特住在柏林中心,剛好有直線連接到羅德里赫停留的地方,實不算遠,但對著羅德里赫基爾伯特總是找機會要給他施下馬威,哪管對方是客人,哪管自己明明也是時候想見他了。


羅德里赫坐在一個隱蔽的位置,以致基爾伯特得再多花十數分鐘才找到他...

[刀劍/鶴鶯] 四分三的鶯(二)

.鳥獸戲畫(不

.之後可能會很忙…希望鋪了的梗能在大包平實裝前填了QAQ


(二)


「讓我上一隊打吧!」


鶴丸一直很積極本丸人盡皆知,但像這種越級要求卻從未有過。


「你才特化沒多久,戰國以後的敵人還不是現在的你之應付的。」審神者年輕進取但也不想冒這個險,畢竟他仍期待鶴丸的成長。然而他最終仍敵不過鶴丸的堅持,只好於出發前再三叮囑他小心點。


「大展身手的時刻開始了!」

鶴丸張臂高呼,一如當時豪將。刀指敵陣,我軍旋即拔刀迎敵。拔刀的一刻拌合著春鶯啼叫,似在恭賀鶴...

[刀劍/鶴鶯]四分三的鶯(一)

.私設有(尾收)

.只是個乏味的開頭

.不擅長寫打鬥,請輕拍

.CP感淡得不能再淡,當成×或+隨意,愛激情者請迴避


(一)


天際吐白,蟲鳴漸泯,鳥倦未醒,為大地帶來片刻寧靜。鶴丸國永連跑帶跳翻越本丸,在松之間的瓦頂上躺臥。


鶴丸是本丸有名的惡作劇天王,本丸所有刀已把他和驚嚇劃上等號,有誰路過看到瓦頂上如此平和的景象,恐怕都會先查看太陽上升的方向。


鶴丸翹起二郎腿,雙手托頭,面泛笑容,任由涼風吹拂,盤算著今天的嚇人大計。忽然一道聲音劃過,清脆宛如擊落小石,同時...

[弱虫/荒東]連鎖反應

.某次簽名會的東堂討厭金龜子的梗。一直在等這個捏他的二創出現…結果……只好自己伸手去抓一把金龜子(ry

.潔癖者(物理)請迴避

.最近沉迷賭博刀男人大概有一陣子不會再讓人見到這樣不安的梗了,請放心XD

.其實我也很討厭金龜子(幹)


一般情況下,練習完後,東堂都屬最晚走的一批。堆砌造型,對鏡自賞,對對手虛寒問暖,磨磨蹭蹭做了鎖門人。要突破這點,世上就只有一種生物做到——金龜子。


自行車部全體正選成員都知道東堂平生最討厭金龜子,騎車時只要碰上了,東堂就會變得異常沉靜,面色發青,...

[HQ/及月]GAME OVER#2

及川大一,月島高二,夏。

及川生日前。


「小月,來東京探我嘛。」


及川到東京升學,成為田中口中的「City boy」,和月島開始了所謂遠距離戀愛至今一個月。


「為甚麼不是你回來?這是你老家嘛。」


「正因為是老家!我是那個受女生歡迎的及川徹大人呢,有多少女生想念我啊,回來我就要被包圍了,就算是小月也要排在後面呢。」


只不過是聲音,足以叫人火大。


「哦?難道是到東京後發現像你這種人大城市多的是,女生對你缺乏興趣,才要幻想自己過往怎樣風光?」...


[弱蟲/安迪x東堂]Calm down, Bro.

.舞台野獸覺醒捏他,角色崩壞,跨越物種的(ry

.不知該歸類做戀愛or獵奇or惡搞(???),被舞台repo炸開接著溫書就心念念著拖到現在...

.都是鄉本安迪對東堂太進取之過=3=

.安迪×東堂,新←泉,泉東(?)


「泉田。」


「甚、甚麼事呢,東堂桑。」


一天午休,東堂到二年級的樓層找泉田。東堂跟泉田雖然同是單車部正選,但他們訓練和專長都不同,東堂又是那種整天被女生圍著難走開的人,部活外的時間他們很少機會單獨接觸。再加上安迪失禮的言論,泉田不禁嚇一跳。


「那天之後...

[弱蟲/荒東]童話夢中

.溫習中的摸魚

.劇情超謎子,原本是想看東堂安靜美男子(不知哪來的強求),胡弄了幾個童話,荒北感冒是來自忘了哪個簽名會的情報(揍

.什麼事都沒發生


──王子看到沉睡的公主驚為天人,不自禁深情一吻,公主終於甦醒過來。


荒北盯著東堂的睡臉約莫十秒鐘。


過了集合時間依然不見東堂蹤影實屬罕見,福富便叫荒北代為尋找。荒北本來還樂得清靜,但既然尊敬的小福開到口,他才免為其難回教室一趟。...


Free!輕率的中世紀PARO#2

#變態童話

#女裝注意

#捏造多

#CP什麼的大概要到晚一點...坑還繼續的話^q^

#其他說明見#1,不能接受各種亂來的設定請從速點右上角^^"


#2


紅色瓦頂的屋子、時常溜達的小橋、潺潺的流水、蜿蜒的泥路、芳香的橙樹……成長的光景逐漸遠去,送別的聲音完全聽不可聞,景色變成只有馬車機械而孤單的在未知的路段上行駛的聲音。馬車刮起的小沙塵不住吹入眼簾,凜眨動眼睛,眼睛濕潤起來,分不清是不捨的淚還是異物進眼的生理淚水。即使如此凜仍對眼前一切依依不捨。馬車在小路出大路轉彎,轉彎的急勁使凜倒跌回馬車裡,幸得國王把手扶著,才不至成滾地葫蘆。...


© 格陵蘭紙簍 | Powered by LOFTER